奇书网 > 昆仑有仙 > 第二十章 似曾相识(五)

第二十章 似曾相识(五)

    与他们吵闹了半天,连我都 不得不感慨一声,这小姑 娘对他们家还真是情意深重。

    但我压 根不愿与她结仇,更不想 和那个天衡道宗扯上任何关系,眼下师兄不知所踪,我没有帮手,只能一再退让,耐着性子与她解释:“姑娘,闹市之中人流密集,方才你 们这么多人在市集中骑马闯撞,本就是你的不对,我想此 事即便是闹到那个什么天衡道宗你伯父或者姑姑那里,都有点说不过去吧?况且说,我害你跌下马,都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姑娘再苦苦纠缠,无理取闹,岂不是更加引人非议?”

    师兄曾经说过,行走江湖,难免要打打杀杀,若是遇到打不过的人,就要首 先占据道德制高点,武力上打不过,那就用舆论压倒他。

    我这人武功不高,但头脑还行,将这一 秘技学得炉火纯青,即便面对师兄,也鲜少失手。

    果不其然,周围看 热闹的人被我煽风点火,激起了心中的正义,暗中对 小姑娘和她身后的随从指指点点,脸上皆有愤慨之色。

    小姑娘 听到他们的议论声,终于露了点怯色,但最终 还是一鞭子抽出去,打在那些随从的身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 个妖女给我抓起来,本姑娘 今日定要好好教训她,看她还敢妖言惑众,污蔑我们天衡道宗!”

    我心想,这小姑娘真是有趣,生怕别 人不知道他们白家嚣张跋扈,时至如今,仍是一 口一个天衡道宗,拿着身份压人。

    眼见着 那些随从向我逼近,我有点害怕,一步步地后退,忽然撞到一个摊子,伸手一探,摸到一 根雪白的萝卜挡在面前:“你们别过来啊,我乃璇 玑山逍遥散人门下弟子,我师父 可是得道的仙人,谁若伤我,必遭天谴!”

    “你师父是仙人?那我师 父还是玉皇大帝呢!”

    随从们一脸坏笑,行至跟前,想举刀砍我,我眼疾手快,飞踹一脚,将其中 一个随从的长刀夺下,又用萝 卜狠狠砸了旁边的随从一下。

    自我从璇玑山醒来开始,就是一 个毫无修行的弱鸡,如今的 武功还是师兄教的,但我平时太懒散……啊呸,太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练习,久而久之,荒废了不少,在修行 和武功都很高强的师兄面前,简直就 是小虾米三脚猫,好在师 兄教的武功甚是精妙,虽只学到了一点皮毛,但对付 这些随从绰绰有余。

    见那些随从捉不到我,小姑娘大为丢脸,趁我不注意悄然接近,又扬起鞭子想要打我,却和先前一样,鞭子在 半空中绕了一圈,又突然折返回去,打在了她自己身上。

    见此,我哈哈取笑道:“我都跟你们说了,我是璇 玑山逍遥散人门下的弟子,我师父是仙人,这下你 们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小姐,这……”随从们 见那小姑娘又被自己的鞭子伤到,终于不再为难我,退回到小姑娘的身边,关切她的伤势。

    这一鞭子,明显是 用了十足的力气的,因此被 反噬的也很严重,鞭子上 的倒刺还刮伤了小姑娘的脸,殷红的 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小姑娘 摸了摸受伤的脸,瞬间暴怒,抽出随 从的长刀向我冲过来:“我杀了你!”

    “哎哎哎,你怎么还敢和我打啊……”

    一见情况不妙,我连忙也拿起刀抵挡:“你不怕 待会儿我师父捏个响雷下来劈死你么?”

    “大胆妖女,还敢妖言惑众!”

    小姑娘的修行很高,力气也大了不少,一刀刀的招式砍下来,分明是想要我的性命。

    我横刀抵挡她的攻势,只觉得 手掌被震得发麻,稍不留 神被她将我手中的刀砍飞了出去。

    遭了!

    觉察到 手中已经空无一物,而那个 小姑娘的刀锋却向我直直地劈了下来,我顿觉不妙,下意识 地闭上眼睛等死,可她的 刀依旧没能落下来,而是停 在我头顶不过两寸的地方,就似乎 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所控,再也砍不下来。

    小姑娘仍是不肯放弃,死死咬着牙,由于用 尽了全身的力气,额间的 青筋都爆起来了。

    最终只听当啷一声,长刀被弹飞了出去,小姑娘 被反噬的力量击中,倒退了好几步。

    这下不止他们,连我也笑不出来,觉得有些害怕了,难道师 父他当真是个仙人?

    可想到 记忆中那个胖乎乎、圆滚滚 又笑眯眯的老头,不禁摇头,怎么可能?

    传闻中的仙人,清心寡欲,无欲无求,高傲冰冷的像是石头雕刻的一样,而我师父,除了会点仙法道术,全身上 下没有一点能和仙人搭上边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据说仙 人为了摒除尘世间的污秽之气,都是辟食五谷的,可我师 父在璇玑山的时候,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整天追 着我和师兄要吃的,哪里像个仙人的样子?

    虽然很慌,但为了脱身,仍旧做 出个镇定的样子来:“你们现 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反正我 也向你们道过歉了,你们打也打过了,又伤不了我,我们就算是扯平了,以后大 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们别 再来找我麻烦了!”

    趁他们 还没发现我是个假冒的仙人,连忙转过身,正打算 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时,却听小 姑娘咬牙顿喝了一声:“拿锁仙绳来!”

    我曾听师父提起过,锁仙绳 是专门对付修行人士的法器,虽名为锁仙绳,但真正 锁的并不是仙人,而是负有灵力的凡人,不仅如此,此种法器邪门的很,一旦中招,不管修为有多高强,都会被 锁仙绳死死地缠住,除非使 用锁仙绳的人主动解除,抑或用 比锁仙绳更高阶的法器将绳子斩断,否则永远都无法逃脱。

    听她提起锁仙绳,我还当她是诓我的,毕竟这 种东西稀有的很,又不是 月老庙里哄骗少男少女的红绳,可以随意批发。

    但看到 天空中当真出现一条仙气盈盈的绳子,绳子上 的金玲阵阵摇动,向我冲了下来,我才不得不感慨一声,天衡道 宗真是财大气粗。

    但我,仍是不怕的。

    这小姑 娘仗着家世显赫,拿锁仙绳来对付我,只是她没想到,我其实 并不是修行之人吧?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稳如泰山,对那小 姑娘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正等着 她再次被打脸时,下一刻 才发现被打脸的居然是我!

    那锁仙 绳直直地冲我飞了过来,而且由于距离的接近,周围的仙气更盛,我顿觉不妙,正要跑时,却被锁 仙绳捆了个严严实实。

    小姑娘念动咒语,将锁仙绳越捆越紧,我倒在地上,仰头向她嚷嚷:“哎,你这锁仙绳是假的吧?我又没有修行,为何能锁我?”

    小姑娘哼了一声,转身道:“带走!”

    “小姐,不将这人杀了么?”

    随从暗 搓搓地凑到她旁边询问。

    “杀什么杀?你当我 们天衡道宗是什么地方,抢劫杀人的土匪么?一群蠢货!”

    小姑娘呵斥完随从,又颇为 忌惮地看了我一眼:“这妖女很古怪,先将她带去白家行馆,让伯父 和姑姑试一试她再说。”

    原本听到第一句,我还当她要放了我,顶多教 训我一顿出出气也就是了,但接下来的那一句,让我瞬间僵住,感情是 想拿我当试验的小白鼠,试完了,研究完了,小命仍是堪忧啊!

    有两三个随从涌过来,像拎小 鸡一样地把我拎了起来,我急忙喊:“救命啊,杀人啦,天衡道 宗的人臭不要脸欺负人啦!”

    原本还 指望看热闹的人,能帮我说句好话,不料他 们却都选择了沉默,不仅如此,为了不 让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见我被 随从带走的时候,还都不 约而同地转过身,当作没有看到。

    “你再喊啊!”

    小姑娘走到我身边,居高临下地得意道:“这天下间,没有几 个人敢和我们白家作对。”

    我被那几个随从抬着,仰头看了她一眼,又叹气道:“姑娘,你看这 几位大哥跟我打了半天,也挺累的,你再让他们拖着我,岂不是更累?我自己一个人能走的,再者说,行走江湖,要讲究个风流体面,你让他 们把我像菜鸡一样地吊在这里,这也太难看了吧?”

    “小命都快不保了,你还想着体面?”

    小姑娘 悠悠地调侃了我一句,却向随从使了使眼色,随从将我放下来,我努力挣扎着,好不容易才站起来,却见他 们转身上马要走。

    见此,我又急忙喊住她:“哎,姑娘,你看我 也跟他们打了半天,早就累了,你不会 真的让我在地上跟着你们跑吧?我看你 那马也挺宽敞的,不介意就带我一个呗?”

    小姑娘 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咬牙威胁:“再敢多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立即闭嘴不言了。

    原还以 为她真的会让我在地上跑,不料那小姑娘骑上马,却拉着 缰绳走到我旁边,又将我 像拎小鸡一样地提上了她的马。

    我觉得难为情,打架打输了,被人当 俘虏一样抓住难为情,如今脑 袋朝下屁股朝天,趴在马 背上的姿势更难为情,好歹我还是个姑娘家,脸面还是想要的,虽然她也是个姑娘家,但能不 能稍微有点怜香惜玉的风度?

    我想了想,又向她道:“姑娘,你觉不 觉得我们现在像被抢来的压寨夫人和土匪头子?”

    小姑娘怔了怔,气沉丹 田地怒吼了一句:“滚,谁要你做压寨夫人!”
新书推荐: 蜜蜜婚宠:总裁大人好体力 冒牌总裁宠妻过急 星光璀璨:重生娇妻要抱抱 医仙狂妻 妙手妆娘 逆袭老公蜜蜜宠 婚色撩人:姜少引妻入怀 家有萌宝:陆总追妻不用愁 九零美发人生 七零时装设计师
友情链接:    505彩票手机app下载   立即博彩票官网   QQ易迅彩票平台   九州彩票_安全购彩   今日彩票_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