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天才儿子极品娘亲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番外一百一十

第三百九十五章 番外一百一十

    夙明玉一惊,几乎要从榻上跳下来。

    西陵玥忙将她抱住。“别去,玉儿,别去。三哥他没事,他一点事情也没有。玉儿,你别去,求你别去,不要跟三哥走,不要丢下玥,不要——”

    他眼眶中的泪,湿了夙明玉的肩膀。

    夙明玉先是一愣,转而她心中一悸。

    她望着西陵玥,心口堵得慌慌的,眼睛在瞬间,红了起来。

    “玥,你刚才这么不对劲,是因为 怕我跟炫一起走了?”她语调变了,带着浓重的鼻音。

    “玉儿,我知道三哥他很好,他真的很好。他很喜欢你,可是,玉儿,玥也很喜欢你,喜欢到快要发疯了。玉儿,不要离开我,千万不要——”他低吼着,音色颤颤的。

    “玥——”夙明玉惊呼道。

    “不要说出来,求你了,玉儿,不要那么残忍,求你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了。”西陵玥 将夙明玉抱得紧紧的,他身上 沉重而悲凉的气息,不得地蔓延开来。

    “玥!你再不让我开口,我真的 要跟炫一起走了!”夙明玉掉着眼泪,她吼了一句。

    这个傻瓜,他怎么 会有这种想法的,怎么会有——

    可是她无法苛责他,她只有感动,满心的感动。

    西陵玥身体一颤,他紧紧地拽着手心,他正视 着夙明玉的眼瞳道:“玉儿,那你说吧。”

    他用全 身的力量支撑着自己,武装着自己。

    “玥,你听好了。我只说一次,我爱的人是你,我这辈 子都不会跟炫走的。”

    夙明玉眼瞳晶莹透亮,她直直 地望进他冰紫色的眼瞳中。

    西陵玥一时呆了,痴了。

    “玥,玥,玥——”夙明玉 用手在他眼前拼命地晃动着,他依然毫无反应。

    “玥,玥,玥——”夙明玉急了,她扑过 去咬了他的肩膀一口,他依然还是木木的,没有反应。

    他该不 会以后都这个样子了吧。

    夙明玉急得没办法,只得大吼了一句。“玥,你再不清醒,我跟炫走了!”

    原本没 有反应的西陵玥,听到这句话,他条件 反射地抓住夙明玉。

    “玉儿,不许你跟三哥走。你刚才说了,你爱的人是我,这辈子 都不会跟三哥走的。”

    夙明玉喜极而泣道:“玥,你终于清醒了,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吓坏我了。”

    西陵玥 轻柔地抚去她眼角的泪光,他道:“玉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吓到你的,对不起。”

    他怜惜 地将她拥抱入怀,冰冷的 唇落在她娇嫩的花瓣上。

    缠绵着,深吻着——

    他们将 彼此的情感从身体语言中不断地释放出来,释放出来——

    良久,就在他 们因为亲吻而呼吸窒息的时候,他们的唇瓣分开了。

    他们相互望着对方,眼底,是脉脉的温情。

    西陵玥 再次将她拥抱入怀,下颚抵 上夙明玉光洁的额头,他深情道:“谢谢你,玉儿,谢谢你爱的人是我,谢谢。你不知道,当你用 身体替三哥挡剑的时候,我除了痛恨自己,更加的是害怕,害怕你 到现在才发现事实。怕你发 现爱的那个人不是我,而是三哥!”

    他终于 将心中的惶恐掏了出来。

    夙明玉 心酸地摸着他的脸颊。

    “傻瓜,你怎么 可以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你知道吗?在我心中,你是最好的,最好的一个。我虽然欣赏三哥,但我喜欢的那个人,却是你。我不想 你三哥这样的人消失了,那样的话,我会内疚,你知道的,玥,我欠了他,我欠他好多好多。所以,我当时在想,若是用 我的命还债的话,那么我就用命还吧。”

    她淡淡地笑着,转而似想到了什么,眼中的 亮色黯淡了下来。“倒是你,玥,紫星归位,坐镇正宫。你是天之骄子,以后定 然会有更多美好的女子来到你的身边,而我——”

    她有些 苦笑地看着自己的右臂。

    实话说,真的不介意的话,那是假的,她还是 介意她不能痊愈的右臂。

    西陵玥 却轻柔地握着她的右手。“玉儿,这一句话,我也只说一次。你听着。但得有情人,白首不相离,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他十个手指张开,紧紧地 缠绕着夙明玉的十个指头。

    “玉儿,这是你说过的,只要这样握手,便是执子之手,携子同老。让我们 这辈子就一直这样握下去,一起慢慢到老,好吗?”

    “玥——”她眼瞳发亮,泪水横流。

    “玉儿,等玥三 个月的时间处理完手头上的公务,我就向父皇提出辞呈。而你的右手,玉儿也无须担心,我相信 一定可以恢复如常的,天下名医如此之多,珍稀药材也不缺乏,只要我们有心,就一定 可以找到可以医治好玉儿右臂的良药。等你的手好了,我们就 去一个像你所说的那个地方,家家有花,户户有水,一年四季,春光明媚。”

    他冰紫 色的眼瞳中流露出向往之色。

    “玥——”她的眼睛哭得红肿了。

    他怎么可以不说则以,一说就 出那么多动人的话语来。

    “玉儿,你不用这样的。我本来就志不在此,四哥跟 六哥比西陵更加适合那个位置,而且,当初若 非你代替了沈佳慧嫁到宁王府来,我早就 是一缕孤魂野鬼了,哪里还有现在。所以说,我还要 谢谢那个不肯下嫁的沈佳慧,是她将这么美好的你,送到我的身边来。”

    西陵玥 冰紫色的眼瞳中,满是温情之色。

    “玥,你再说下去,恐怕的 我眼泪要淹没房间了。”

    夙明玉 躺着他的怀抱中,听着他怦怦的心跳声,她的泪水,在此流淌了下来。

    “那就淹没吧,只有这最后一次了。以后玉 儿的脸上只有笑容,没有眼泪了。”

    西陵玥 揉着她的脸颊道。

    夙明玉抬手,狠狠地一抹。“我才不让你看笑话呢,我才不哭呢。”

    她冷哼了一声,但泪水 却似冒不完似的,不断地 从她的眼眶里冒了出来。

    西陵玥静静地抱着她,他不再开口了,只是温 柔地抚着她的青丝,大掌轻 柔地拍着她的后背。

    窗外,天边的星辰突然变了。

    紫薇正星,悄悄地开始移位。

    七天后,夙明玉 将炽焰门传位给姐姐杨不悔打理,西陵玥 将龙门死士交给西陵傲打理。

    龙城是 龙门死士的首领,本该跟着西陵傲去的,但是他 不想离开西陵玥身侧,便辞去 了龙门死士的首领位置,继续留在西陵玥身侧,守护着他。

    皇上听 闻夙明玉右臂伤到筋骨无法动弹,将宫中的珍贵药材,全部搬到了宁王府中,让施子 文尽一切能力医治好夙明玉的右臂。

    而三皇 子西陵炫自那日一别之后,便毫无音讯。

    夙明玉 整日无聊地躺在藤椅上,看看闲书,晒晒太阳,偶尔还 会想起那个丰神玉润的神仙公子,想起她 无法回应他的深情厚意,她的心 中总有一些感慨,也有些不宁。

    西陵炫 走了有一段日子了,可是为 何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呢,他究竟去了哪里了呢?

    平安不平安呢?

    夙明玉想到这些问题,她手中 的书卷便放下了,心情无法平静。

    西陵玥从外头回来,看到凝 眉沉思的夙明玉,他冰紫色的眼瞳,掠起淡淡的忧色。

    “玉儿。”他柔声唤道。

    夙明玉 抬眸见是西陵玥,她眉眼 之间自然地流露出一抹柔和。

    “玥,你回来了。”

    西陵玥 在她旁侧坐了下来,他自然地拉过她的手,自然地十指相扣。“玉儿,在想什么呢?”她跟慕清悠、夙明瑶、慕逍遥的身份,总是压制在他的心头,让他坐立不安,食之无味,睡不安寝。

    好几次,看到她 皱眉凝思的样子,那思绪 似飘得很远很远,好像是 他无法把握得住,无法捕 捉到的那种东西。

    他看到 他们每次聚会呆在一起,眉飞色 舞地谈论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东西,所不明白的知识,他心中 便惶惶不安起来。

    有多少次,他欲言又止,很想问她,他们的 身份究竟是什么?

    但是每次话到嘴边,他有吞了下去,他怕他 不小心揭开的那个真相,是他无法承受的,亦或是 担心一旦挖掘出来,等于无 形之中伤害到夙明玉。

    所以,他不敢问,斟酌来斟酌去,便始终问不出口了。

    夙明玉 看着西陵玥忐忑不安的样子,她隐隐 察觉到他这段日子心绪不宁的原因。

    她本想 日后再告诉他的,不过既 然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到他了,那么她就该告诉他,免得他整日胡思乱想,又该乱吃醋,耍小孩子脾气了。

    当下她笑了笑,清透眼 眸浮动一层梦幻的迷西陵,整个人 似陷入回忆当中。

    “西陵,我知道 有一个问题藏在你心里很久很久了。一直以来,你就很想知道,可是事情发生太多,那么多的突变,你没有 时间去考虑太多,也没有过于追究。但是当 事态得到控制了,当一切 平静安定下来了,这个问 题就成了你心中最敏感的问题了。”

    “你虽然 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但是你又怕伤害我,所以你隐忍不发,却闹得自己寝食难安,这我都看在眼里,我都知道。”

    她笑着 伸手捏了捏西陵玥俊美的脸孔,直视他 冰清透亮的紫瞳。

    “可是你知道吗?看着你这么难受,玉儿会心疼的啊。傻瓜,我曾经说过的,只要西陵想知道,玉儿一 定会告诉你的吗?”
新书推荐: 咸爱 限量婚宠:报告军长,我有了 花式撩妻 军少娇宠:未来大小姐 你说的一方海 爱在失去时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乱世世子妃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真爱与苦难
友情链接:    双龙彩票注册   双龙彩票注册   时分彩票手机app下载   1216彩票开户   1216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