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寒门状元 > 第二〇五五章 不可一世

第二〇五五章 不可一世

    沈溪和 谢迁又一次未能在朝事上达成共识。

    且二人 在政治上产生更大的分歧,不可能 再平心静气坐下来商议事情。

    沈溪当 日见到朱厚照时,已经是日落黄昏,此时小皇帝浑身酸痛,疲倦欲死,好像几 天几夜没睡过觉一样,但其实 这会儿他才刚刚醒转。

    “……沈先生没休息吗?这么早便来见朕?唉!说起来朕还有些困倦,需要再睡会儿。”朱厚照打着哈欠,说话都 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这此时 朱厚照身边服侍的,并非是小拧子,而是张苑。

    张苑用 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沈溪,敌意外露。

    沈溪心中一凛,暗中戒备,恰好这 时朱厚照一抬手:“如果沈先生没别的事,朕先去休息,等精神 彻底恢复过来再说。”

    显然朱 厚照并不太想见到沈溪,作为他 遇刺后第一个前来豹房面圣的大臣,朱厚照 面对自己这个老师时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之前沈 溪已跟他劝谏过,让他不要相信朝鲜人,结果当晚就发生意外,还跟朝 鲜使团进贡的女子有关,再加上 朱厚照心里念叨着要去完成昨夜未竟的“伟业”,所以开 始催促沈溪离开。

    沈溪拱手道:“微臣有 筹措军费以及粮草物资的事情,跟陛下呈奏。”

    朱厚照 语气更显不耐烦,挥挥手道:“朕都说太过疲倦,需要休息,何不把 事情凑在一块儿,以后再上奏呢?如今正值休沐期,朝臣尚且在放假休息,朕就不能远离朝政,放松一二?”

    沈溪点头:“既然陛下不想听,那微臣先告退。”

    朱厚照这才满意地道:“沈先生,关于兵部事务,还有三 边以及宣大地区的事情,你做主便可,朕一切都交托给你了,不希望 朝中有任何人干涉你施政……朕相信你的能力,张公公,以后有 什么事的话你尽力配合沈先生。”

    张苑站在朱厚照身后,用怨恨 的目光瞪了沈溪一眼,这才回 过头对朱厚照道:“老奴遵旨。”

    朱厚照 站起身便往里面去,张苑紧随其后,沈溪看到眼前这一幕,突然感 受到谢迁心中的无奈,这位荒 唐任性的君王实在难以驾驭,事情丝 毫也没有往良性发展。

    ……

    ……

    朱厚照进到后院,继续哈欠连连。

    张苑问道:“陛下要回卧房歇息吗?”

    “歇什么?朕之前 不是跟你说过了,要把昨 日对朕不轨的女人给办了,那些朝 鲜女人可够野的,今日朕 要试试她们还有没有昨日的威风!朕居然 没法把她们制服,今儿就不信这个邪!”

    朱厚照握紧拳头,尽管身 体和精神看上去已不堪重负,但至少这一刻,还是有那么一股拼劲。

    张苑有些担忧地道:“可是陛下,您的身体……”

    朱厚照道:“朕龙精虎猛,需要你来提醒吗?先给朕准备些浓茶,再让司 马真人给朕送几颗仙丹过来,赶紧去吧!”

    张苑虽 然知道正德皇帝是在透支身体,但他现 在难得找到邀宠的机会,不会在 这个节骨眼儿上打退堂鼓。

    随即张 苑带着朱厚照的吩咐,去西厢房找司马真人,等他见到人时,发现司 马真人正在跟钱宁喝酒,旁边还有戏子作陪。

    “嗯嗯!”

    张苑没让人通报,直接便闯了进去,当他出 现在钱宁和司马真人面前时,以为二人会担惊受怕,但他们 就好像见到多年老友一样,脸上的 笑容都没黯淡下去。

    钱宁拿着酒杯,站了起来,笑着打招呼:“难得张公公大驾光临,何不坐 下来一起喝上两杯?”

    张苑不 知钱宁哪里来的底气,居然在 自身犯错的情况下神情自若地跟他说话,但对方越是不敬,他越没辙,因为他 知道钱宁和司马真人跟他一样都是朱厚照跟前得宠的存在,根本就不用讲规矩。

    至于朝臣,总把规矩挂在嘴上,反而容易受欺负。

    张苑面露冷笑,阴测测 地四下打量一番,那些戏 子与他目光接触,无不面如土色,终归还是退了下去。

    等屋子 里只剩下他们三人时,张苑才道:“之前咱 家跟你说的事情,难道忘了?现在陛下睡醒,你要把一切安排妥当,不得再出任何意外!司马真人,陛下吩咐,让你把 补充精力的仙丹拿来,咱家要送过去。”

    司马真人刚站起身来,听到张苑的话,自得一笑,捻着颌下的胡须道:“这丹药可不好炼,现在只剩下一颗,还是由 贫道亲手交给陛下为妥。”

    张苑勃然大怒,正要出言质问,钱宁笑嘻嘻地插话道:“反正陛 下也要往东边院子去,咱们何不一起同行?”

    张苑怒视两人:“咱家可 没时间陪你们玩笑,马上就要去陪陛下!立即把丹药拿出来!”

    在张苑 择人而噬的目光中,司马真人最先认怂,他知道自己无官无品,没法跟张苑叫板,只能以 求助的目光望向钱宁,但钱宁 也不想跟张苑这个司礼监掌印关系闹得太僵,一别头 表示这事儿我管不了,司马真 人才不情不愿地自怀里把一枚用金箔包好的丹药拿了出来。

    张苑一把抢了过去,恶狠狠地喝道:“若让陛 下知道你们在豹房如此放浪形骸,有你们好受的!”说完扬长而去。

    ……

    ……

    张苑离开,钱宁马 上也要安排朝鲜女子见驾的事情,跟司马 真人的酒席不得不半途而止。

    钱宁将走之际,司马真人凑过去道:“这个张 公公愈发猖狂了,不是说 要联合些人把他给拉下来吗?为何到现在还没音信?”

    钱宁看 了司马真人一眼,道:“他到底是司礼监掌印,昨日救驾有功,还趁机 把拧公公给晾到了一边,势头正盛……我们只 能暂时避开他的锋芒,最近这 段时间莫要再惹他。”

    司马真人道:“就算我们不惹他,他也不会放过你我……你虽然 是锦衣卫指挥使,但锦衣 卫也得听从司礼监调遣。”

    “哈哈!”

    钱宁得意地笑道,“就算他 是司礼监掌印又如何,他又没有提督东厂,锦衣卫 也不在他管辖范围之列,给他面子,会指派给他几个人,让他耀武扬威,不给面子的话,休想调 动厂卫中任何一人,他跟当 初的刘公公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司马真 人显得有些不耐烦:“那你最 好抓紧时间去联络,团结所 有对他有意见的太监,咱们一齐动手,早日把他给打压下去……这老东 西让人看着就不自在,若让他 出先手攻讦的话,怕是咱 们在陛下跟前地位不保!”

    钱宁微微颔首,随即离开西厢,司马真 人并未与他同行。

    在钱宁到了东厢,没等他 去关押朝鲜女子的房间,有人过来,凑到钱宁耳边道:“钱爷,刚得到消息,说是江 栎唯自北边给您来了一封信。”

    “什么?”

    钱宁一皱眉,“江栎唯算什么东西!失踪前 不过是锦衣卫镇抚罢了,连个世 袭千户都没捞着!”

    那人问道:“那这封信该如何处置?是交给您,还是顺 着线索把人给抓回来?”

    钱宁一摆手:“念来听听。”

    “是,是!”

    那人把信打开,刚念了几个字,钱宁一甩袖,“不就是个武进士吗?居然全 部用时文来写信,跟我抖什么书袋!你先看明白,再把话转述。”

    那人看了半晌后,道:“大概意思是说,他现在人在关外,手上有一批美女,想送给钱爷,换取钱爷对他的提拔……他似乎 想回京城继续任差。”

    钱宁想了下,摇头道:“此人跟 刘公公关系复杂,又与沈之厚交恶,先不说是否派上用场,他回来 反而可能会引发事端……暂时拖着他,把他手 上的女人搞过来再说。”

    那人笑道:“钱爷请放心,小的知道该怎么做,送来的美女一律留下,至于他 人是死是活无关紧要。”

    “嗯!”

    钱宁满意点头,“最好派人跟踪他,看看他现在做什么,如果是 干一些对朝廷不利的事情,也好有所防备……这个人可真长命,到现在还没挂掉,也算是奇迹了……他在京 城得罪的人多不胜数,莫说沈尚书要杀他,就算是 花妃和刘公公旧部,还有国 舅府的人也不会放过他!”

    ……

    ……

    沈溪见到云柳时,天色已暗淡下来。

    沈溪面 圣后虽然困顿不堪,但暂时还是没有回府。

    “……江栎唯送信到京城来?给谁?”

    沈溪听 说江栎唯的消息,有些意外,因为这 个人已不在他考虑范围内,一个失 去主人庇护的丧家犬,根本无法影响大局。

    云柳道:“之前调查所得,通知周 老三且与其一起逃走的人正是江栎唯,如今他人已南下,信函却是从北边传来,似乎想 借此让人无法确定其行踪!”

    沈溪琢磨一下,道:“那他见周胖子的目的,是要带 周胖子去番邦外夷,不是鞑子就是倭寇!”

    云柳再度请示:“暂时只 查到他去过河南,至于人 在何处尚在追查中,若是找到此人,是杀还是留?”

    沈溪一时间没有作答,这问题 对他来说不太容易直接给出答案,毕竟心底里,他对江 栎唯还是有几分香火情,当初要 不是此人也就引不出刘大夏,他的科 举之途或许会倍加艰难。

    “杀不杀,由你来定。”

    沈溪看着云柳,终于打定主意,“此人留在世上,终究是个祸害,死了一了百了……不过,他到现 在似乎还不死心,暗中策划着什么,反倒激发我的好奇心……调查清楚情况后,就地解决吧!”

    最初沈 溪想让云柳来拿主意,但随后 便意识到这么做是给云柳出难题,于是干 脆直接下达命令,把江栎 唯正在做的事情查清楚,然后格杀勿论。

    “是!”

    云柳领命非常干脆。

    沈溪打了个哈欠:“昨日一直折腾到现在,中间也就短暂休息,实在难以支撑,我这便去歇息,有事的 话明日再跟我说!”

    摆手后,云柳退下,沈溪打起精神,往马怜 所在的院子而去。

    浏览阅读地址:

新书推荐: 医女凤华 首都是地球 芸芸众生,我只甜你 特种岁月 舰载特重兵 鸦龙城寨 特种兵之神话传说 大唐贞观一书生 重生皇帝的宠妃 地表最强佣兵
友情链接:    505彩票手机app下载   立即博彩票官网   千禧彩票_安全购彩   699彩票平台   宝马彩票---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