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卿卿如吾 > 265. 虽然,他欠我的

265. 虽然,他欠我的

    去见乔怵的导师前,我和陈 冬在红包内准备了一张支票,打算用 来谢谢乔怵导师的帮忙。

    我们到达酒店时,见到的人,是一位 六七十岁的老教授,面目和善,笑容满面的模样。

    在吃饭期间,他和我 说了乔怵在学校的表现,对乔怵赞不绝口,还说乔 怵对于西方历史了解很深,而乔怵 这位导师对西方历史痴狂不已,经常有 事没事就和乔怵进行学术讨论。

    他说他 一直把乔怵当成忘年之交。在听闻乔怵的境况后,表示很惋惜。和他一同来的人,还有负 责这个案子的法官。

    那法官 和乔怵的导师的关系似乎是师生关系,法官年轻时,曾经是 乔怵导师门下的学生,面对老 人时不时夸赞乔怵是个好人才,还有一 些将来定能够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让他在这件案子上,多审理清楚一些的话。

    那法官 虽然并没有驳老人的面子,却也没有明确表态,,

    谁都没有拉开脸来说,而那法官听了,只是笑了笑说:“这个是自然,如果确 实只是正当防卫,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结果,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包庇一个犯人。”

    饭局结束,我们送 乔怵的导师和法官出饭店,乔怵的导师先上车,那法官后上,陈冬和 对方客套了几句,手中握 着那红包想要假借握手之际递给对方时。

    法官快速收回了手,脸上的笑意隐去,对陈冬说了一句:“我这次 来只是卖恩师的一个面子,这案子我会仔细审理,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包庇一个罪人,请不要 用这种方法来侮辱我,别让我 后悔答应来和你们吃这餐饭。”

    法官严 肃的说了这句话,陈冬愣了愣,脸上闪过尴尬,随即便收回手,对法官说:“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那法官 面对陈冬的道歉,并没有说太多话,弯身进入车内,便开车 从饭店门口离开。

    我们两 个人站在饭店门口,面面相觑,陈冬手 中依旧握着那个没送出去的红包。

    很多东西不用去说破,法官已经明确表态,对于这 件事情会公正处理,而他之 所以来吃这场饭,只不过 是为了卖恩师一个面子。

    也就是说,这件事 情到现在依旧是毫无进展。

    我和陈冬从这里离开,离二审的最后一天,我们三 个人再次聚集在一个房间商量事情,面对这个案子,我们心里都非常有数,前后两难。

    几个人相对无言时,律师忽 然接通了一通电话,说是乔 怵忽然在监狱一口咬定,是他杀了易捷,而他因 为恨我破坏了他父母之间的感情,对我起了杀意。

    前几天 还和律师配合的乔怵,在关键时候,忽然发 生了这样的转变,惊得律 师手中一根烟都没来得及抽完,便赶去监狱见乔怵,可当他到达监狱时,乔怵却对他避而不见,律师眉头紧皱回来。

    和我们说了这些情况。

    我非常 明白乔怵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想将 我从这场事件中,撇的干干净净。

    我们现 在的情况并不是特别理想,稍微往 前一点就是谋杀,稍微往后一点,就是替罪,如后者被人查出来,我一样 免不了牢狱之灾,而乔怵 忽然在监狱闹出这一招,只不过 是想把所有罪名全部往身上捞。

    律师说:“他拒见我们,如果当 事人自己都不积极配合,这个案 子我可能无能为力。”

    律师话里有放弃之意,我现在 所有希望全部都投注在他身上,如果他放弃了,那救乔 怵就更加没有任何希望了。

    我焦急的说:“请不要放弃,我会有 办法让乔怵配合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现在唯 一能够让乔怵配合的,也只是我的性命了。半响,我抬起脸看向律师说:“麻烦您 再去监狱走一趟,请为我转告他,如果他不配合,我明天就去监狱自首。”

    律师这样一听,皱着眉,沉思了半天,最终只能点点头说:“我再去试一次。”

    他说完,便起身从房间出去了。

    而坐在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冬,在律师走后,忽然开口说:“我有一个办法。”

    他这句话一出口,我立马侧过脸看向他,陈冬坐 在窗户背光口了,他说:“听说易 捷的辩护律师之所以为易捷叔叔代理这个案子,是两人签了一个协议,这个案子如果赢了,所赔的赔偿款,易捷的 叔叔需要和律师一人一半。”

    我没有说话,静静等 待着陈冬接下来的话,陈冬说:“易捷的 叔叔并不是大富大贵之人,只不过是有人怂恿他,在易捷 死后赚取一笔钱,而这个 律师是主动找上易捷的叔叔,并和对方商量好,官司赢了,索赔的钱,两人一人一半,如果这 个律师是为了钱而来的,我们完 全可以给他高出三倍的价钱。”

    陈冬说出这句话,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声音高昂的说:“你有对 方律师的联系方式吗?钱现在 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问题,就算是 给对方高出五倍我都可以!”

    我说完,便催着 让陈冬去联系负责易捷案子的律师,可陈冬没有,他说:“我们还 是等绉律师回来,再和他商量商量对策。”

    我和陈 冬在房间内一直等到律师,等他回来后,我们将 这个办法和律师提了出来,他当即就拒绝,他说:“身为律师,我有我的底线,先不说 这件事情对方律师是否会同意我们合作,就光职 业道德这点来讲,我不会这样做。”

    我还要和对方说什么,绉律师严肃开口说:“杨小姐,我说过,这个案 子我会尽我所能去为你辩护,可如果 是通过这些邪门歪道的做法,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您执意这样做,请恕绉刚无能。”

    律师甩 下这句话便离去了,陈冬站在我面前说:“绉律师不会同意。”

    我坐在 那里沉默了半响,望着地 板上橙黄的光影,自言自语说了一句:“我们并不需要通过他,陈冬,我是不 可能要乔怵代替我去坐牢的……”

    陈冬没有说话,我再次开口说:“你今晚 帮我去办一件事。”

    第二次开庭时,乔怵再 次被警察带了出来,上次我 让律师转达的话,似乎是起到作用了,乔怵没 再有过激的行为,之后一直安安静静的,就连被警察带出来时,都表现得非常淡然。

    这次我 不再是坐在旁听席上,而是坐在证人席上,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远,我可以 看到乔怵一向白皙的脸上,有一些细细的红疹,大约是 监狱环境太差导致的,却并没 有影响他的样貌。岛肝司圾。

    他依旧 是那个样眉目精致的少年。

    乔怵坐 在被告席上非常安静,而绉律 师一改一审时的保守,开始主动进攻。

    我坐在证人席上,平静又 冷静叙述了当天的经过,这些经过,从乔怵 被拘捕后的第二天,绉律师 早已经和乔怵对过话。

    我和乔 怵叙述的经过确认是一致后,法官听了,问死者 辩护律师有什么话要说,易捷的 律师一改之前一审时的气势猛烈,到二审时,反而气势息了下来,他说了一句无话。

    易捷的 叔叔听到律师这句回答,目光忽 然带着不解的看向律师,可易捷 的律师没有看他,二审的过程中,始终表现的冷静自持,只是说 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二审完成后,我们赢了。

    退庭后,所有人纷纷起身离开,赢了二 审的绉律师并不是特别高兴,等我们出了法院门外,他开口说:“杨小姐,对方律 师今天有些怪异。”

    他说完这句话,我心里 的喜悦还来不及收,绉律师 带着怀疑的口吻问:“你们是不是去找过他。”

    面对律师直面的问,我刚想说什么,站在一旁的陈冬说:“绉律师,你是我们的辩护律师,我们聘 请你来是为了帮我当事人辩护,你有你的职业底线,我们自 然有我们的想法,您只需 要为我们打赢这场官司,其余事情,我想,和你并没有多少关系。”

    陈冬直言说,绉律师 在听完这段话后,看了我和陈冬一眼,最终什么话都没说,离开了。

    紧接着是终审,所有努 力成不成就全部看这一次了。

    现在是平局,我们的胜算非常大。

    可还是忐忑不安,我每天夜晚的时候,就不断 翻着那本厚厚的法律书,想从法 律内找到一些漏洞,为终审做足够的准备。

    这短期间内,梅婷和 贺跃在得知我的境况,经常来陪陪我,她们在 得知乔荆南出了这样的事情,都表现得不可置信,连我自己都不可置信,可现在的他,还没有回来。

    有些不可置信,似乎正 在慢慢变得可信。

    易捷和 梅婷怕惹我伤心,和我说 话时都非常注意,尽量不 去碰乔荆南这三个字。

    可这段 时间我反而习惯了很多,不管乔 荆南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他永远都活在我心里,不生不死,不老不灭,谁都没 有资格从我心里抹去。

    虽然,他欠我的。

新书推荐: 都市巅峰强少 闻香,是君来 我要上头条 神秘老公好给力 容少的下堂妻 青春校园任我行 如果余生不是你 半夏墨染 高冷上司请接招 顾先生的漫漫追妻路
友情链接:    23彩票代理   时分彩票  37彩票网址   时分娱乐彩票   23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