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新之年旧闻 > 九十七:鱼欢楼

九十七:鱼欢楼

    今夜的 堂会来了不少人,多是京城商界的显贵,姚千绍 在其间往来奉迎,十分快活。大家都 知道他与江南宋家的关系,也了解他如今的地位,自然与他热络亲切。

    他坐的 这一桌正当中间,观戏的最好方位,桌上摆 着的吃食新鲜又精致,茶水也 是新沏好的上等龙井,清香四溢。

    姚千绍品了一口,抬头正 看见梦秋上场了,这一出名为“群英会”,梦秋所 扮的周瑜甚为俊美,惹得台 下众人皆是狂喜,一时呼声热烈。

    姚千绍 亦看着心中欢喜,刚叫了赏,便有下人凑近来回话。只见他神色似乎一悦,立时起身而去,不多会 便于二楼的一处包间内现了身。

    梦秋在台上演着,却把姚 千绍的一举一动都尽数看在眼里。

    那二楼 包间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人坐在桌边,其余二人站在一旁。看见姚千绍进来,都很恭 敬的侧身让开了。

    “世子爷,您何时到的?也不叫人来通传一声,我好去迎迎你。”姚千绍 走到坐着的人身边,躬身行了个礼。

    那人转过脸来笑了笑,正是前 不久在私盐一案中受伤的墨兰北岭侯世子陈疆,“着急听戏呢,姚老板快坐下,给我说说戏。”

    姚千绍 自然是十分乐意的,他坐了下来,一只胳膊搁在桌子上,身子倾向陈疆,“世子爷,这一出叫‘群英会’,说的是 曹操派谋士劝降周瑜,却反被离间的故事。这戏的 重点便在周瑜的身上,不仅骗过了谋士,还骗过了曹操,借刀杀人,十分厉害。”

    陈疆点点头,拽了颗葡萄扔进嘴里。“这小生谁啊,好生俊美啊。”

    姚千璃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是扮演周瑜的梦秋,他的脸 上露出一种满意的笑容,“这是梦秋,如今京 城里的唱小生红角儿,您瞧见没,今日这么多人,可都是冲着他来的。”

    听姚千绍这么说,陈疆显 然更加有兴趣了,倾身靠在围栏上,仔细的 打量着台上的人。

    姚千绍招招手,一个下人便附耳过来。

    “梦秋还有几场?”

    “还有两场。”

    “告诉他,一会下了戏就来见我。”

    下人应声而去,姚千绍 这里又给陈疆添上新茶。

    “我还没来得及问候,世子爷身子如何了?伤处可恢复了?”

    陈疆目光还落在台上,身子倒是靠了回来,他拿过 姚千绍手中的茶盏,品了一口,“怎么,担心我死了,你和你 的宋府就要倒大霉了?”

    “世子爷是知道我的,我只是个商人。”姚千绍温和的笑着,“宋门也是如此。咱们只想把生意做好,彼此都有利好,皆大欢喜嘛。”他从怀 里拿出一个锦盒,那盒子 周身以金箔贴饰,又镶嵌着透润的玉珠,在烛光下熠熠生辉,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姚千绍 将这个盒子放在陈疆的面前,陈疆斜着眼,用一根 手指顶开一条小缝瞧了一眼,里面盛 满了珍贵绝佳翡翠玛瑙,最上面 还覆着一张银票,一张数 额巨大的令人咂舌的银票。

    陈疆显然是满意的。他收下锦盒,露出了笑意,“今日这戏不错,姚老板 的堂会果然有意思。”

    “我会告诉我的父王,你们十分照顾我。”

    “多谢世子爷。”姚千绍福身致谢,心中亦起了些得意。宋门里那么多人,却都对此事素手无策。幸得自 己往日结交维护,才巴结到这位世子,如今立 下这样大的功劳,看谁还 能再小看了自己,今后又是谁说了话。

    梦秋的身子轻盈,唱腔风流,面容更是姣好,看他的戏真是种享受,尤其是 在志得意满的时刻。

    姚千绍 忍不住朝台上喜悦的笑了笑,梦秋的 脸却是一晃而过。

    等到梦 秋卸了妆上来致谢的时候,姚千绍 还在和陈疆愉悦的说话。他一眼看见了梦秋,便急忙站起来,将他拉到陈疆的面前。

    “您瞧,是不是个妙人?”

    陈疆打量了一圈梦秋,显然很满意,竟然一 下子就赏了一串极珍贵的玛瑙手串。

    梦秋笑盈盈的接下,“多谢爷您的打赏,不知该怎么称呼?”

    “这是陈爷。”陈疆还没开口,姚千绍 便抢先一步让了座,把梦秋 推到了陈疆的身边坐下。

    梦秋只是笑着,将那玛 瑙手串带在了自己白皙的手腕上。

    “梦秋谢过陈爷了。”身后的 春子已经备好了一壶热酒,此刻正 顺着梦秋的意思,搁在了台面上。 梦秋取过酒杯来斟满,递给陈疆。

    陈疆接在手里,一饮而尽。

    “我头一次进京城,并不知道哪里有趣儿,梦老板 可知什么有乐子可寻?”

    面对这种场面,梦秋十分熟稔从容。“京城可 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哪儿都有乐子。我在东 城的朋友新开了家馆子,里面竟 是各种爷们儿喜欢的东西,不知陈爷可有兴趣?”

    陈疆盯 着梦秋微笑着的脸,满意的点点头,一行人下了楼,登上马车往东城而去。

    那地方并不远,不过几个街口便到了,门面很是普通,可进了门却别有洞天。

    那是个三进的大院子,门口一 进是奢华的酒楼,酒香菜 香充斥着每一处,琉璃酒盏,赤金酒壶,翠玉的碗碟,琳琅其间,小厮们 手中捧着精致堆砌,热香扑鼻的精美佳肴,脚步轻 巧的在楼阁雅舍间穿梭。再往里去,就是赌场。有钱的 少爷公子拥着美人,在各个 赌局间欢乐游弋,一掷千金,极度的 兴奋使人红了眼,堆成山 的金银珠宝在烛火的映衬下,更显耀眼。

    陈疆跟 着梦秋一路走一路看,心中只 是感慨中原人的富庶和奢靡,虽然出身贵族,但过去 是跟着陈拓驰骋战场的,并不怎 么与人结交游乐,也就从 没有见识过这样疯狂又令人兴奋的景象。四周的 一切令他怎么也移不开眼,恨不能也冲入其中,却又碍于身份地位,面上一 派波澜不惊的样子,总不好 叫一个中原的戏子和商人看了笑话。

    过了那 纸醉金迷的销金窟,再往里走,便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听远 处有温软柔媚的声音,伴着清丽的琵琶声,在一点 一点的随风飘过来。

    终于来 到了这最里面的院子里。楼阁间皆是曼声笑语,婀娜玲 珑的身影映在窗上,伴随着 似有似无的曲线颤动,立时就 能激起男人的庸俗欲望,连呼吸都滞住了,这里帷幔翻飞,竟仿佛 空气都带着香甜。

    陈疆看得呆住了,直到一 个美人过来拉了他的手,方才转回神来。

    姚千绍和梦秋对视一笑。

    “这是鱼 欢楼的云媚姑娘,这里的头牌。”梦秋说着,便对那云媚道:“这可是位尊贵的公子,快把你的极乐堂打开,引咱们去。”

    云媚娇俏的点点头,她身边 的丫鬟早一路跑去打点。她一双 白嫩的手柔柔攀上陈疆的手,美目如水,勾魂摄魄,雪白的 颈子上一串珍珠项链,垂挂在 更加莹白的胸前,再往下,是悠悠一片暗影。

    “爷。”朱唇轻启,叫的人浑身酥软。陈疆一 把握住美人的手,另一只 手直接将美人拉进了怀里,转头对梦秋道:“果真好地方,走走走,一起来。”

    云媚的 极乐堂里什么都有,简直就 是整个鱼欢楼的缩影。陈疆与梦秋,姚千绍在里面快活,门口则 由他的两个护卫把守。

    云媚最会唱曲儿,一副嗓子圆润娇媚,每一个音都细腻饱满,犹如夏 日荷叶上清凉洁净又泛着晶莹的露珠,再加上她体态纤瘦,却玲珑有致,行走调 笑间自有浓郁的风情散落,简直就 要把陈疆的魂儿都勾走了。

    姚千绍 只管哄着陈疆开心,梦秋则 在一旁时而打趣陪笑,时而亮个嗓子唱两段。

    极乐堂 里焚的是一种浓烈的熏香,初闻有些呛人,却越能为人助兴起乐,使人畅怀忘归。

    极乐香 被盛放在一只落地的镂金繁花香炉里,极致的 香味正从里面一缕缕飘散出来,化为烟尘化为清梦,化为这 世间静静的罪孽。梦秋抚了抚那香炉,斜眼看过去,东窗下的两男一女,正在做着放浪的游戏。

    一会姚 千绍从外面小解回来,身边带 回一个小厮捧着托盘,对那门口的侍卫道:“二位辛苦了,这地方自有护院守卫,妥当的很,二位尽可放心。我在隔 壁另开了一间雅间,请你们去歇歇脚,喝口茶吧。”

    那二人互视一眼,拱手一拜,其中一人道:“我等奉命保护世子,前日世子受伤,已是护卫不利,眼下再不敢擅离职守。姚公子 好意我二人心领,还是不必麻烦了。”

    姚千绍又劝了两句,见那二人坚决不受,便也不再啰嗦,命小厮将托盘呈上,“这是我 吩咐店家新制的茶点,二位用些吧。鱼欢楼 的点心在京城可是有钱也不定能吃上的。”他热情的笑着,又示意 小厮将托盘捧的近一些。

    那二人本还要推辞,这时候,极乐堂的门忽然开了,梦秋从里面走出来,一眼看 见姚千绍很是高兴,“五爷在这儿呢,世子爷叫我去寻你,说你怎 么这么半天还不回来。云媚说了个谜语,世子爷猜不着,叫你去猜猜。”

    极乐堂的门一开,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男人女 人的笑声交叠在一起,一室春暖。

    梦秋一撇眼,就看见 小厮手里的托盘,目光不 动声色的又收了回来。

    “正好你在,快帮我劝劝这二位,顶好的点心,不吃太浪费了。”

    姚千璃 想要巴结好这位世子爷,就连他 身边的侍从也不想放过,体贴的令人无奈。

    梦秋却笑了,他转身拿过那碟茶点,塞给二人,拉着姚 千绍的手就进了极乐堂,“五爷,这不就结了。”

    姚千绍略有些无奈,却听见陈疆的声音,连忙小跑着进去了。

    门口两人面面相觑,罢了,既然是人家的热情,也不能败兴,吃就吃吧。

    夜已经深了,极乐堂 里梦秋在一旁唱着曲儿,陈疆依然精神极好,搂着云媚,和姚千绍玩骰子,一次输 赢就是一锭金子,当然是赢的多输得少,引得他乐开了怀,亲的美人云鬓散乱。

    正当愉悦之时,门口突然两声巨响,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极乐堂 的大门被猛的推开,那两个 侍卫满嘴是血的爬滚进来。
新书推荐: 不知卿卿是女王 明廷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三国极品家丁 众仆之仆 晚明天子 永不移动的界碑 唐朝工科生 蝶与谍 江山美色
友情链接:    五分彩票开户   双龙彩票计划   时分彩票_安全购彩   23彩票网址   5亿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