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新之年旧闻 > 四十八:制花酒

四十八:制花酒

    方才的 嘈杂声异于以往,荷歌有些担心恪。眼见扶 哲下山而去也有许久了,却仍不见他出来。唯有一 些小僧进进出出,将一些 砸碎的碗碟收拾出来。

    日头渐西,余晖落 在小院的井沿边慢慢失去色彩。荷歌站 在小院的门口朝里张望,看见恪的房间开着窗,他斜躺 在矮塌上似乎睡熟了。秋意之凉,最易透皮入骨。他这样睡去,一定会着凉的。

    荷歌轻轻的推门而入,取来一 床锦缎薄被轻轻盖在恪的身上,又攀上矮塌,想要越过恪去关窗子。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虽是小院小天,但东墙 越墙而过的红枫甚美,不可辜负,窗子就开着吧。”恪的声音,泛着淡淡的疲乏。

    荷歌缩了手,低头去看,恪正慢慢睁开眼睛,脸上神色颓然。风从窗外吹进来,带着丝丝凉意,撩动着他肩上的黑发,起起伏伏。

    即便如此,他的样 子还是这么好看。少女的 心思总是这样单纯,眼中所 见唯有心上之人,荷歌满 脸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恪看着 眼前这明眸浅笑的女子,一颦一笑莫不美丽。身上的“凝芳露”发出幽幽的甜香。这脂粉 是珍宝堂大师傅的手艺,以果香调和茉莉,鸢尾,晚香玉,香气清甜舒爽,正是豆 蔻女儿家最爱的味道。

    这香味 与青凤少时常用的“迷楼”十分相近。只不过迷楼更加浓郁,不若这般清甜。月光柔和,凝芳露 的味道与眼前之人的娇俏可爱倒甚相配。

    躺的久了,恪的左手有些发麻,他微微支起身子,眼前人目光微闪,两颊忽 地腾起了一抹红晕。荷歌没 想到恪会突然起身,愣神的片刻躲闪不及,险些撞进他怀里。荷歌急忙向外退去,恪却伸手揽了一把,竟将她 整个人搂进了怀里。

    “别动,让我抱一会,今日有些累。”恪的声音依旧疲惫。

    荷歌安 静的缩在恪的怀里,抚了抚他的肩头,关切的询问:“是我吵着你了吗?”她自认识恪,也是头 一遭见他生如此大气,就连扶 哲亦是神色严肃的离开,可见事情不一般。但恪一 向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情,自己若是直白相问,他必不会作答,更会让他烦闷。不如就 此跳开这个话题,分散分散心力也好。

    “原本只是看书累了,休息片刻,你并没扰到我。”恪淡淡笑着松开怀抱,拉过荷歌的手。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今夜月色如此醉人,又有你在身侧,不饮几 杯倒是有些辜负。”恪摩挲着荷歌的手指,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

    荷歌笑着侧头看他,“你早说嘛,我和酒 坊的小丁哥学了酿桂花酒,这样的天气喝着正好,我上山 的时候带了些来,我启一小坛给你尝尝?”

    荷歌手巧,恪是知道的,却没想 到她居然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学会了这么多。她总能给人意外,这让恪颇有兴致。“你酿的酒?”

    荷歌洋 洋自得的点点头,直起身来,双手撑着塌沿,一双脚垂在空中,露出鞋 面上芍药的绣样。“对啊,我厉害吧。”

    恪轻轻笑了笑,“能喝吗?”

    “小丁哥都夸我呢!”恪的质 疑让荷歌有些不平,“你等着昂。”说完,一踮脚就跑了出去,再回来 时手里就多了一个托盘,托盘上 是一个白玉的酒壶和两个小巧的酒盏,并一碟淡绿色的糕点。

    荷歌把两个酒盏斟满,递过一个给恪,“尝尝。”

    恪接过酒盏,酒味并不浓烈,倒是桂花的甜香扑鼻,闻之沁人心脾。饮一口入喉,酒香在 桂香之后慢慢溢出,醇厚甘香,自有一番回味。

    荷歌看恪喝完,一双眼 睛里盛满了期许:“如何?”

    “嗯,酒味醇香,不错。”

    “你再试试这个。”荷歌得到表扬,很是开怀,把那碟 糕点往恪的面前推了推。“这是我新做的,配这酒刚好。”

    恪素来 不爱这些干的吃食,正想要摇头,却嗅到 一阵清爽的茶香便,拿起一块仔细闻了闻。“这糕点是用什么做的?”

    “我知道你爱喝茶,茶香又好闻。我就从 市集上寻了些绿茶磨成粉,再兑了蜂蜜,做了这绿茶糕,绿茶味苦,配上蜂蜜的口感,就好很多。”

    “嗯,你的手艺的确不错。”恪和缓的微笑着,又斟了 一杯桂花酒执在手里。“方才头脑昏胀。有你这 清爽的搭配缓一缓,秋风丝丝入怀,倒是怡人。”

    听见他如此说,荷歌心 知他的心情是好了一些,暗暗舒了口气。面上的 神色便更加的活泛起来。

    白肤粉晕,眸心一点烛光,一点朱唇娇俏可爱,今日如 此柔和温婉的荷歌,让人挪不来眼。长久一来,头一次 这么想与一个人说话,这么想 要留住眼前与她相处的每一刻。

    “其实多 半的花都可以酿酒,只是花香不同,酒味也不同。”

    “当真?”荷歌有些诧异,恪一向甚少评价,今日不 但夸她酒酿的不错,还主动起了话头,闲闲自在的与她对话,当真是太不一般了。

    恪微微点点头,放下酒杯,执了笔,“从前曾 见人酿过百花酒,些微还记得配方,不若我写下来,明日咱们一同试一试?”

    恪本就生的好看,陪着这柔柔烛光,一副温 柔含笑目更让荷歌脸红心跳。荷歌慌忙撩了袖管,拿起搁 在砚台边的墨锭低头研磨。一边轻轻的哦了一声。

    恪写的认真,荷歌墨磨的也认真。房间里一时静极,唯有烛 心偶尔的一两声噼啪声。因为开着窗,院子里的地上,明亮的烛光倾泻一地。公子执笔落墨,姑娘纤手轻转,时而浅语,时而微笑,两道人 影落在同一方光影里。薄云遮月,院子里 的一切都变得朦胧晦暗。唯有人影清晰,勾勒如画。

    “瞧瞧。”恪挺起身,搁了笔。荷歌歪着头去看,纸上是 恪一贯小巧周正的楷字。

    “白兰,洛神,菊花。”荷歌一 边点着单子上的花名,一边若有所思的,“其实我听说玫瑰香浓,莲花清和,都可以入酒酿造。上次在 仲昊那里喝的百花酒里不是说有白种花料吗。”

    “仲昊那 里的酿酒师傅早年间伺候过皇族,手艺是几代传下来的,自然有独家的配料。我们是初次尝试,花的种类太多,不好掌握分寸,倒不如 少加几种先试一试。刚刚你 说莲花也能入酒倒是有趣,可以一试。”

    荷歌只 想着仲昊那里的百花酒香味醉人,就以为花种越多越好,香味才能丰富多样。经恪这 么一提点恍然发现这法子不可取。“嗯嗯,你说的对。是该少取几样。”

    “还有,百花酒除了花种外,各色花量也要斟酌。这我就 帮不上什么忙了。”恪觉得有些冷,缩了缩手,向后靠 在了身后的软垫上。

    “这有什么难,”荷歌见花种已成,兴致愈高,“咱们一点点试,总能得 一个喜欢的口味。你说好不好?”荷歌歪着脑袋瞅着恪,月牙弯 弯的眼睛里都是笑容。

    “好。”恪听见 自己的声音不假思索的冒出来。

    “太好了,那我先写,你看着给提提意见?”看见恪点头,荷歌立 马从善如流的写了起来。要说酿 一种花倒也简单,真动手调和多种花样,着实的有些不易。荷歌咬 着笔杆子思忖了半天,也才艰 难的写了一小半。

    恪坐在对面,手里的 酒盏已经喝了好几杯了,荷歌却 仍旧扑在案上双眉紧锁。痛苦纠 结的脸上有些微红,更似比 以往多添了一份粉嫩。

    恪放下茶碗,绕到荷歌一边,瞧了瞧她写的方子,“洛神清香,但有淡淡的酸味,不宜过多,可以加一些桂花,调和甜度。”荷歌“哦”了一声,照样修改了方子,却有开 始纠结其余配料。恪笑了笑,握着她的手,执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笔尖在 纸上流畅的游走。恪的怀抱宽厚温暖,荷歌自觉的缩了进去,额发弄 的恪的下巴痒痒的。恪将下 巴抵在荷歌的头顶,轻轻的晃了晃。

    “别乱动。既然是花酒,还是不宜太烈,多些花的甜香才特别,也好区别。”恪说话一贯和缓雅正,此刻这 醇厚的声音就贴在耳边,荷歌只 觉得耳朵一阵阵的发烫。

    恪低头,正好瞥 见荷歌那只发烫的耳朵,白里透 粉之后就是火红一片。再看她的脸,也是红云腾腾,她竟是在害羞。恪觉得好笑,便故意又凑近了一些,“先前你 建议我再加一味什么花种来着?”

    荷歌果然答非所问,只轻轻的“嗯”了一声。

    “嗯是哪一种花?我怎么没听过。”恪的语 气里带着一种淡淡的笑意。

    荷歌惊觉失语,脸上红云更盛。只好将 自己更多的缩进恪的怀里,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红脸蛋”。

    恪放下笔,笑着将 怀里的人儿更搂紧了两分。

    这个时候,也只有 你能让我稍稍宽解了,这世上 怕是再不会有人如此待我了。恪拥着荷歌,混乱烦 躁的心绪渐渐平静。空气里,“凝芳露”幽幽而至。他微闭了眼眸,沉下心来。终有一 日待我得偿所愿,必当已江山为聘,册你为我的王后,绝不负 今日你我同苦之情。
新书推荐: 不知卿卿是女王 明廷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三国极品家丁 众仆之仆 晚明天子 永不移动的界碑 唐朝工科生 蝶与谍 江山美色
友情链接:    QQ易迅彩票网址   千禧彩票_安全购彩   幸运飞艇必赢技巧   乐赢彩票_安全购彩   易富彩票_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