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新之年旧闻 > 四十二:开始思念

四十二:开始思念

    入秋的 梵净山夜凉如水,房里已经点上了暖炉,热烘烘 的倒也十分舒服。

    恪曲腿 坐在矮榻上看书,身上是 一件灰白的深衣,头上白 玉的小冠将一半的长发束了起来垂在脑后。蜡烛已经燃去许多,手里的 那册书却仍旧未曾翻过一页。

    “哥哥,”青凤的身影走了进来,相比恪的轻减衣衫,青凤却 是披了一件厚厚的外氅,“怎么还没睡?”

    恪牵过青凤的手,将原本 垫在自己身后的小被铺开来盖在她的身上。有些愠怒道:“这么晚 了还下地做什么,当心着凉。”

    “不会的,我这里 刚入秋就用上炭火了,衣服棉 被也都换了厚实的,你不用担心。”青凤挨着恪坐下,习惯性 的环过恪的一只胳膊在怀里。

    “了空他,却也用心。”恪的话还未落地,青凤便叹道:“他若能熟视无睹,我其实能好过许多。”

    青凤甚少如此严肃,也只有说到此处,才会有 如此悲戚的神色。往事匆匆,一晃而过。过去种种如烟,也如尘吧。

    恪伸手 抚了抚青凤的头,又把她 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捂着。“身子虚手脚就容易冷,用些姜片泡泡吧。若是在 冬日里生了冻疮,便用橘 子皮在火上烘热敷一敷,也能好的快些。”

    青凤歪着头,听他说完,这与她 以往所记得的恪有些不同,这么日常入微的细节,他怎么如此在行了?“这是谁告诉你的?你仿佛 对这等小事一向不留心的。”

    “啊。”恪闻言怔愣了片刻。有些自嘲似的笑了笑,并未说话。

    “是女子吧?”青凤凑上前,大大的眼睛里含着笑,“这次你来,我就觉得有些不同。”

    “哦?有何不同。”恪一边帮青凤掖被角,一边淡淡问道。

    青凤拉过恪的手,翻开袖 口露出一朵半开的荷花纹样绣纹,“浅灰的袖口,纹样选 了深灰色的细线,隐约张 开的花蕊处掺了些淡淡的粉色丝线,既保持 了纹样与衣裳的和谐,又不死板,这样细致出挑的绣工,以前我从未见过,绣花之人心思细腻,也很了解你的喜好。”

    “端城绣 坊里有的是手工极佳,蕙质兰心的绣娘,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就知道你嘴硬,”青凤轻笑了一下,“若是一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但是你瞧瞧,”说着又 将恪盖在自己身上的披风领口翻了过来,同样露 出了一处荷花的纹样。但又与之前的不同,是一段 已然盛开的花朵,就连荷 叶也绣的极为精致。“每一处纹样都不相同,都有各自的新意。你若说 这手艺是绣坊里的绣娘所为,我相信。但这份巧思,却不是 人人都能做得到。哥哥,你说呢?”

    以前似 乎没怎么注意到,她竟然……恪低头看着被青凤翻出来的纹样,像这样 的纹样他的每一件衣裳都有。或一朵,或两朵,或盛开,或含苞。记得她 喜欢的仿佛是芍药,桃花这 样艳丽娇俏的花,但却都 绣的不若荷花好。她仿佛 还照着院子里的荷花池绣过一方锦帕,只是还未绣好,就已经……恪长长 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一下。他上山也有几日了,身中红朱的她如何了?

    一旁的 青凤看着恪发呆的样子,心下却 是有些暗暗吃惊。她这个 哥哥一向是喜怒不形于色,尤其是哗变之后,他的心 思就更加藏得深沉。为了保护自己,多年来 他从不与自己说任何有关他的事情,即便如此,青凤心里也清楚,他过的并不轻松。脸上越是淡漠,心里挤 压的东西就越多。像这样失神的样子,已是多年未见了。青凤很好奇,恪的身 边究竟有了一位怎样的女子呢?若这世 上真有人能解开他的心结,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绝不能急,对恪而言,他的心已经够累了。

    “看得出 是一位手巧心细之人,真让笨 手笨脚的我感到惭愧呢。”

    恪的嘴 角浮出一丝笑意,似乎想 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哪里就 是什么手巧心细的人了,笨起来 也让人无可奈何。”

    “无论是聪明还是愚笨,总之,她能让哥哥你笑,就这一点,已不是个普通人了。”青凤握着恪的手,靠在他的肩上,深吸了一口气,她已经 许久没有这样晚睡了,胸口的 憋闷让她有些气短。

    青凤的 话让恪些微怔愣。从何时起,荷歌竟 成了一个能左右自己情绪的人了?在鹤鸣山的那夜,这个问 题他曾问过自己,却是不了了之。如今连青凤也这样说,恪却有些感到害怕。自己选 择的路注定又孤独又难走,没有强 有力的信念和克制力,就会随 时把身边的人带入危险中。他不能,也不敢 让自己变得有所牵绊。若真有情愫,应该及早斩断才是。

    青凤与恪一道长大,又一道经历生死,相依为命到如今,对他的了解最深,便也是最心疼他的人。她摸了 摸那袖口的荷花纹样,缓缓道:“哥哥素来辛苦,心累神伤。若这位 姑娘能陪伴哥哥身侧,洗手汤羹,相携成悦,也算了 了凤儿我的一桩心事。浮生苍茫,能得一心人,万事皆可抛。”话动情处,又忆起 了过往的伤心事,青凤一口气提不上来,引出了一连串的急咳。恪赶忙帮她顺气,直过了 好一会才慢慢止歇。

    “年岁尚轻,怎么说话老气横秋。你这妹 妹倒像是我的长辈。”恪明知青凤的心事,却不愿她在过多伤神,挑了话头便岔开了。“夜深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吧,你不是 还答应明日要煮新茶给我品尝嘛。”

    青凤笑着点点头,未再语其他,由着恪将她扶回房间。

    厅堂里,暗沉的 木桌上摆着已然熄灭的茶炉。炉身内一片漆黑。恪伸手 将一旁的茶壶坐了上去。头一次 见那丫头的时候用的是与这个一样的茶炉,书馆里 的那只已经被她擦的净亮,炭火总 是整齐的备好放在一旁,用的时 候很顺手便能取到。她原本是不懂茶的,总是在 自己煮茶的时候讨一杯来喝,高兴起来眉眼弯弯,抿着的 嘴角里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她似乎很容易便满足。

    山里的夜总是很静,恪站在 空无一人的厅堂里,听着自 己的心跳和耳边嗡嗡的声响,再不掩 饰的开始有些思念一个人了。
新书推荐: 不知卿卿是女王 明廷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三国极品家丁 众仆之仆 晚明天子 永不移动的界碑 唐朝工科生 蝶与谍 江山美色
友情链接:    五分娱乐彩票   双龙彩票代理   时分娱乐彩票   5亿彩票  时分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