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鬼告状 > 第9章:夜探鬼坟

第9章:夜探鬼坟

    白长生 没听清这人说什么,不过一看这人也姓文,心想可 能是文颜的亲戚。

    那人交 付了一两银子的定金也就走了。

    白长生收了银子,目送那人离去,并未有何道别言辞,这也是 规避那些不祥之言。

    曾经白长生年幼无知,有个客 人临走前他了句再见,那人回身就是一巴掌,而其父亲都未曾阻拦,只是说他活该,日后要 谨记这些禁忌言行。

    这一巴 掌白长生一直都记得。

    待那人走后,想了想昨日今日之事,白长生 愈发觉得有些不安,今日开张,未曾觉 察市井之间有何风言风语。

    那陈名士可是死了,虽然可能还有人不知,但这么 有名的商贾无故消失了,怎么连 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先放下了手上的事情,没有着急去做棺材。

    白长生 带着疑惑来到了陈府门前。

    车马喧嚣,市井繁荣,好一派 大家院落的繁华景象。

    没有丝毫慌张,门丁迎客,好马拴鞍。

    白长生吸了口气,这也太奇怪了,虽说一夜不长,但陈名 士凡事亲力亲为,京城内人尽皆知。

    每到早 上都要亲自过目账册,眼下消 失了但府人不慌,这不符合常理呀。

    “请问陈老爷在家吗?我···我是拐子胡同的···白长生,有点事想请教陈老爷。”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白长生 没有自报家门产业,就是说有事来找。

    那门丁 上次并未看清白长生就关门送客了,这次也没差太多:

    “没在没在,老爷出京游玩去了,哪那么 多事一大早就来堵门。”

    没给“敲门钱”,自然语气不善,白长生 也知道这些大家院落的规矩,并不在意。

    更知道 那陈名士不在府中,要是在那才是见鬼了。

    不过···

    出京游玩?

    这可能 是陈府的说辞吧,发现老爷不在,封锁了消息,自行派人寻找,白长生是这么想的,也就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捎带着 打听了一下季礼家在何处,知书达 理的府邸还是很客气,告知说季礼在家,偶感风寒惊吓,正在卧床休息,不便见客。

    白长生 对季礼没什么兴趣,知道在家就好了,好歹活着,没被吓死,看来这 秘密现在不止自己知道了。

    回了棺材铺,准备寿材,白长生心情畅快,此事已了。

    折腾了一天,直到晚上,白长生 才准备好一口棺材的材料,楔木刻棺,画符焚香。

    这棺材不能留钉,不然就是钉尸大凶,枉死之人才可如此。

    别看几张木板的工艺,这可是 一门隐秘的手艺,没个十 年八年不可能有所成就。

    刚准备妥当,忽然听 见门外有一阵阵声响,好似乌鸦啼叫。

    要是一阵也没事,但是不停地叫嚷。白长生心烦意乱,放下手中工具,这就出门去瞧。

    这一瞧,可把白长生吓坏了:

    门外乌央乌央,百十来只乌鸦,正趴在门口处,而那乌鸦正当中,有三个纸札人!

    哗啦,白长生心头猛跳,这场景实在吓人,赶紧回 身进屋放下了门帘,死死用身子顶住。

    怎么百鸦夜啼,还带着三个纸札人?

    看那纸札人的模样,发舞披散,惟妙惟肖。

    分明就 是那日降在自己门前的纸札人一样的手艺!

    “有完没完,可着我来祸害?招你们惹你们了?”

    白长生颤声说着,回头悄 悄偷过门帘向外去瞧,这一看更是惊恐起来:

    那三个纸札人,自己居然有认识的,就是依 照陈名士的模样做出来的!连衣服都是一模一样!

    这可要了亲命了,本来以 为与自己无关了,眼下这 么个纸人摆在门口,白长生怎能不怕?

    万一有人发现,这陈老 爷被害的事情可就与自己挂钩了。

    想到要紧处,白长生不敢耽搁了,赶紧又升起了门帘,操起那 根顺手的木棍冲出去:

    左右张望,街上寂静无声,子夜时分,幸好没 有人大半夜出来遛弯。

    心头有气,邪火压心,白长生 拿着木棍开始驱赶那些乌鸦,想着赶 紧把纸人弄进屋内。

    哗啦啦一阵,乌鸦受惊,齐飞升空,百十来只遮蔽月光,十分壮观又很诡异。

    不过白 长生没这功夫去理会,赶紧把 纸人抬进了棺材铺。

    再关铺门,白长生这才松了口气,回身看着三个纸人。

    一个是陈名士的模样,另外两 个是按照谁做的?

    一个盘发高束,环佩叮当,是个女人。

    一个胡渣满脸,结实臂膀,看着是个大汉。

    “少了一个啊好像,不是四个吗?”

    白长生自己念叨着,刚一张 口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

    这玩意还有嫌少的?

    瞧不出认不来,只是将 这三个纸人藏在了铺子里的那半口棺材里,歪七扭 八折叠的放在了一起。

    而这三 个纸人却是十分沉重,里面应 该是添了稻草碎尸来塑形,情况急 迫白长生也没注意到。

    心说这 绝不能让外人看见!

    但并没 有现在就焚烧纸人毁灭证据,毫无情 由就在夜半给死人送礼可是大大的不吉。

    待一切完毕,白长生 这几天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老父亲 曾经说过死人冤魂不散,必寄托于人,若不了却心结,将缠扰一生。

    难道说缠上我了?

    白长生 的脊梁骨一阵阵发凉。

    “罢了,去鬼哭坟走一遭,给他们烧点纸,省得这 几个孤魂野鬼没事就来折腾我。”

    白长生 也想不出好的办法,这就准备了纸钱香烛,奔着鬼哭坟去了。

    一夜星辰赶心慌,白长生哆哆嗦嗦,有些后怕,但还是 鼓起勇气到了鬼哭坟。

    可是刚到了鬼哭坟,正是夜风凄号,明月星疏的时候,那鬼哭坟上空荡荡的,哪有死尸横倒?

    白长生 倒吸了一口凉气,左右去寻找,也没发 现那日的四具尸体。

    人呢?

    白长生 觉得这事太奇怪了,难道是陈府来人,知晓内 情给藏匿起来了?

    左右想不通,只能凭 着记忆将那纸钱香烛放在地上,点火焚烧起来。

    “陈老爷,还有那个姑娘,还有那 个什么牛鬼蛇神一样的哥们,还有···谁,我也就不知道了,反正别找我啊,冤有头债有主,我可没害你们。”

    一边烧着,白长生一边念念叨叨。

    烛光点亮了一丈荒土,乱坟横立,这地方实在邪性,令人寒毛竦立。

    白长生匆匆祭拜完,这就想着赶紧回去。

    可刚一转身,却听到 有人在和自己说话!

    “嘿嘿,小伙子,上来坐会儿聊聊?”

    一棵柳树上,看不出年月,但看树 干的粗壮就知道是百年老树了。

    而那树干上,正坐着一名老者,羊胡竖眉,皮松肉坠。

    浑浊的 眼睛在夜光下看不清楚,只是那阴笑声,伴着夜风,字字挠心。

    而那老人,膝盖以下,是纸札成的一双腿···

    “哇呀,我的天爷啊!”

    白长生 看到这个老者后,全身的 血好像都停住了,瞬间倒灌,脑袋轰鸣一声,撒丫就跑,连滚带爬。

    而那老者并未追赶,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冷笑连连。

    ···

    一路狂奔,连哭带嚎,白长生 就回到了棺材铺,直到关紧铺子的门帘,匍伏跪 倒在老父的灵牌前,白长生还一阵阵后怕。

    到底还是招来了一尊···

    心头扑通扑通直跳,白长生冷汗湿身。

    刚要和 老爹的灵牌诉苦,却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咚咚咚!
新书推荐: 掠夺之 诸世穿行美为伴 面具之下 炼金术士的星海旅途 我的身体有诡 我在末世摸属性 尸女娘子 量子战神 至强军阀系统 全能才是王道 法师网
友情链接:    立即博彩票官网   趣彩彩票_安全购彩   今日彩票_安全购彩   今日彩票网   无限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