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犯罪心理 > 296 五浮 133

296 五浮 133

    0-0 “但问题在于, 你没有证据证明,于燕青 因畏惧死亡而不敢自杀,因为她已经死了。”刑从连说。

    “我确实没有证据,我甚至很确信, 她是自杀死的。”林辰折起手中的信纸:“我只是很想知道, 她是怎么克服本能, 用刀子 隔开自己的喉管的。”林辰静默了片刻,像是在 寻找恰当的语句, “人总是畏惧死亡,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 人类有 极度复杂的自我保护机制。那么,突破人性、突破障碍, 从来都不简单,除非这背后,有强大的动机支撑。”

    “想死还不简单?”刑从连纳闷了, “不过你这么说, 我忽然想到……刚才法医说, 于燕青身上的伤口,有问题。”

    “什么?”

    “她身上的深浅不一、新旧不同,她应该 很早就开始了自残行为, 先在一 些并不危险的地方划下小伤口, 然后, 伤口慢慢扩展到手腕, 胸部和脖子附近……”刑从连顿了顿, “最后,她用刀 割开了自己喉咙,但那时,她并没马上死亡,她还挣扎着,把刀插入心脏。”

    刑从连说完,偷偷看了眼林辰。

    林辰只是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屋内陷入难耐的沉默,天色已快要再次黑透,终于,还是刑从连忍不住,再次开口。

    “这说明什么?”他问。

    林辰开 始收拾地上的信纸,将那些 信全数塞回信封:“这说明,她下定决心去死,态度之认真、意志之坚决,鲜为人见。”

    林辰的 回答很干脆很直白,任何一 个看过现场的人,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许多人自杀,都是因 为活着太过痛苦,生无可恋,而于燕 青则好像只是单纯恋慕死亡的感觉。

    如果她 只是因为恋慕死亡的感觉而躺在尸体下面、而去杀人,似乎,也完全可以说通。

    但所有的问题,依旧会 回到最后那三个字上。

    为什么?

    刑从连抹了抹脸,他确实 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你说,人死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感觉?”

    林辰深吸了口气,问他。

    “试试不就知道了?”

    看着林辰困扰的面容,刑从连冲他笑了笑。

    ……

    自古以来,人们对 死亡总是讳莫如深。

    它太危险太恐怖,它代表了生命的终结,但偶尔,它也散 发着迷人的色泽,诱人靠近。

    林辰跟着刑从连,站在华 灯初上的马路边。

    此时,风并不大,雨却很细,路灯都 因此带着迷离的光晕。

    恰逢下班高峰,十字路口车水马龙,车辆裹挟雨水,呼啸而过,人声、喇叭声、发动机声,无数声音混作一团,令人头皮发麻。

    “做好准备了吗?”刑从连问他。

    林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拽住,飞速冲向车流。。

    他的衣角刚划过前灯,后退便又碰上车尾,偏偏刑从连力气巨大,令人无法挣脱,他只能 被拖着无意识向前冲去。

    肩膀生疼,奔跑却未停止,每一步都像踏足死亡,前一秒 刚穿过这片车流,后一秒 又有另一辆汽车碾压上来。耳边的 轰鸣足以撕碎耳膜。风声彻耳,空气里 像有一张张大手,将他们推入深渊。

    纵身翻过隔离带,林辰差 点一头栽倒在那排小松树里。

    刑从连 站在自行车道上大喘气,还紧紧握着他的手。

    在两人身后,许多司 机不停地按着喇叭,离两人 最近的是一辆奥迪车,司机降下车窗,破口大骂。

    “宝贝儿,感觉怎么样?”刑从连笑得很坏,似乎没有任何恐惧。

    林辰抽回手,抬头看向刑从连:“我现在,终于相信一件事……”

    “什么事?”

    “你真的有异国血统。”

    作为战斗种族的后代,刑从连当然皮糙肉厚,可纵然他非常小心,林辰还 是不可避免地受伤了,左腿擦伤,腰际青了一大块,路都有些走不稳。

    两人回学校时,于燕青 的尸体已被运走,付郝也应召前来。

    得知刑 从连竟然带林辰去找死,付教授三步并作两步,一跃而起,抽了刑队长很重一记。

    刑队长被抽得发懵,付教授打完人,就不管他了,反而拉着林辰的手,上上下下仔细查看,言语和 动作一样婆婆妈妈:“师兄你 以后离这种人远点……”

    “他不要命,你可再 不能不要命了啊……”

    “要不要先去医院啊,晚上你 还是去我那住吧,万一伤口发炎,我还能照顾你……”

    “你住学校宿舍把?”刑从连一听这话,很干脆 地揭穿了付教授这个无产阶级。

    “单人宿舍!”

    “可你师兄这是要搬家,你那小 宿舍也放不下你师兄的大沙盘吧。”

    付郝为人单纯,并没有 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他反而冲刑从连嚷嚷:“你那屋子也很小好嘛!”

    刑从连嘿嘿一笑:“可我家有很多房子啊。”

    “你哪的房子?”

    “颜家巷啊。”

    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付教授 非常厌恶这种纯铜臭的对话。只是,文化人 依旧拗不过流氓,因为刑 队长是唯一的有车族。

    等刑从 连把大吉普停在颜家巷巷口,事情便已成定局。

    眼前是 古老的街道和街道旁粉墙黛瓦屋舍,驾驶座 上的刑队长对林辰说:“挑吧,想住哪?”

    后座上,付郝正在喝水,他握着 矿泉水瓶轻轻颤抖,强忍着不把水洒出去。

    “说得你 好像把这条街都买下来了?”他嘲讽道。

    “我看这里不错,就买下来了啊。”刑从连随口说着,非常理直气壮,令人无话可说。

    乘着他 去后备箱搬行李的间隙,付郝赶紧扒住林辰,小声说:“师兄,我跟你讲,男人最好面子,你为人耿直,但千万 别拆穿刑队长了。”

    林辰很郑重地点头,表示理解。

    果不其然,虽然说 话间好像买下了颜家巷,但实际上,刑从连 还是把林辰的所有行李,搬回自 己位于颜家巷六号的老屋。

    理由也非常恰到好处:“其他房子都没打扫过,一起住 还方便讨论案情。”

    林辰与付郝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天已黑,老屋里 没有太好的照明,刑从连 在八仙桌上支了盏台灯,又端出 三碗红烧牛肉面。

    付郝已经无话可说,只能任命地吸面条。

    刑从连 还从抽屉里翻出火腿肠,一人分了一根,很是大气豪爽。

    林辰撕开塑料包装,毫不嫌弃地咬下一口。

    付郝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一拍桌,手里的 塑料叉碎成了渣:“老刑你 知不知道我们今天看了凶案现场,有多血腥多残酷,吃红烧 牛肉面也就算了,火腿肠是怎么回事???”

    “付教授不要嫌弃嘛,又不是碎尸案,火腿肠也没什么的嘛……”刑从连宽慰他。

    付郝终 于完全没胃口了。

    雨又再次下了起来,一时间,老屋里 只剩下雨打瓦片的清脆声响。

    付郝撑着脑袋,看着林 辰认真喝汤的侧脸,忽然开口:“师兄,我一直很不明白,于燕青既然暗恋你,给你写那么多信,但突然 自杀是怎么回事?”他吸了吸鼻子,“她为什么不杀了你,然后再自杀啊。”

    “你说什么?”林辰突然放下面碗,很严肃地看着付郝。

    付教授 一时不知自己说错那句话,他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重复了一遍:“我说,他为什么不杀了你,然后再自杀啊……”

    林辰看向刑从连,说:“这里有问题。”

    刑从连点头,心想我 当然知道这里有问题。

    但在林 辰灼灼的目光下,他只憋出了一个字:“嗯?”

    “如果是 同一人犯下的案件,无论如何混乱,必然有内在秩序,我一直不明白,这些案 件的内在秩序在哪里。”林辰顿了顿,对刑从连说:“麻烦给我找支笔来。”他对刑从连说。

    纸笔被很快拿来,林辰推开了泡面碗,对付郝说:“你重复下案件过程。”

    付郝脱口而出:“首先,是医院 太平间发现已经死亡的患者穿戴整齐。随后,街上店铺里,出现了老人的尸体。然后,小公园 里的青年从吊环上摔下。最后,于燕青自杀……”

    付郝边说,林辰边写,最后,纸上出 现了几个关键词。

    尸体→呈现尸体→谋杀→自杀

    这些关 键词被箭头连起,形成了一个圆环。

    刑从连 望着林辰写下的字,同样觉 得似乎摸到了整件事情的核心,但又好像,缺少了最关键的一环。

    林辰微微摇头,回避过这个问题,他再次 拨通了黄泽的电话。

    “怎么样了?”黄泽声 音有轻微的紧张情绪。

    “绑匪主动暴露了位置,王朝等 会会将具体位置发给你。”

    “什么叫主动暴露位置?”

    “他主动暴露位置,是因为 他要求与您随行的记者到场,然后他称我为姜老师。”林辰平静地叙述道。

    “他为什 么会喊你姜老师?”黄泽转 头看向在车里生闷气的姜专家,心念电转间,他忽然 明白了林辰的意思。事实上,今天早些时候,许多记 者不约而同要求上高速采访糖果大盗一案时,他就已 经觉得有些奇怪。虽然此案备受瞩目,但十几 家电视台记者同至似乎又显得太过小题大做。 166阅读网

新书推荐: 末世超级寄生体 散牧之地 我,就是魔王 重生之黑化影后 星纪游记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真科技无双 会穿越的橘猫 无限求生 我被系统托管了
友情链接:    杏耀彩票_安全购彩   1216彩票开奖网   时分彩票  双龙彩票开户   双龙娱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