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犯罪心理 > 292 五浮 129

292 五浮 129

    0-0 因此,哪怕他亮出警官证, 在市三小校长眼中, 他也不过是个小警察。

    他确实, 也只是个小警察。

    “这位警官, 我们学校内部事物,好像和您没有关系吧?”校长挺着肚子, 望着从 远处而来的警官。

    “那当然。”

    刑从连走得很慢,当他走到林辰身边时,刚掏出烟塞在嘴里。

    “那请问 您为什么不在现场查案?”

    虽然刑 从连一副老子爱去哪去哪关你屁事的表情,还是很严肃地回答:“我来取证物。”他说着,像是强忍着什么不适,又把嘴里的烟, 重新塞回烟盒。

    “那您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 刚刚听校长您似乎对我们警方查案有不满, 所以过来问一问啊。”

    刑从连 和林辰挨得很近,他生得高大,看上去 很像是要替小弟出气的老大哥。

    “抱歉啊警官先生,我刚还以为, 您这是 要插手我们学校内部解雇员工的事情呢。”校长语调古怪, 他指着林辰, 又说:“这位宿管员是临时工,但遣散费我也会给足, 所以, 真就不劳您费心了。”

    刑从连没有说话, 因为他 在思考很严肃的问题。

    作为警察, 他有太 多方式可以为难校方,轻松保住林辰的工作。

    事实上,在来这之前,他也想 过很多很多种方式替林辰出头,然而当 林辰真遇到麻烦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是个警察。

    因为他是警察,他想的那些方法,他都没法用。

    这个事实,很令人憋屈。

    刑从连想了很久,最后,他很烦闷地向右瞥去,对林辰说:“我确实插手不了。”

    林辰像 是很明白刑从连的心情,点点头,似乎宽慰:“我明白。”

    “那我们收拾东西?”

    “好。”

    对话非常简单,简单得 让门口三位西装人士觉得尴尬。

    然后,刑从连 做了令在场三人,更觉尴尬的事。

    他抬起手掌,向一边扇了扇,对三人说:“那,麻烦您们,让让?”

    陈平没有动,他一直在看刑从连。

    在他人传来的消息里,林辰身边确实有警察,那是宏 景刑侦大队队长。

    林辰挑选朋友,一贯挑剔,所以陈 平很认真地在观察刑从连,从他懒 散的衣着看到他胡子拉碴的面容,唯独吸引陈平注意的,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 睛很漂亮很狡黠很聪慧,关键问题是,那双眼睛,非常干净。

    该怎样 形容这种干净呢。

    譬如,林辰的 眼神也非常干净,好像涯 上的雪又或是雪化作的水,清冽冰凉,让你有时甚至不敢与他对视;那么这位警官的眼神,却广袤深邃,正因为这样,很干净后,必然加上另外三个字,看不透。

    虽然看不透,但作为 顶级有钱人家的管家,陈平认识到一条真理。

    在金钱面前,再硬的骨头,都会被砸软。

    于是,陈平掏出了名片夹,华美的 金属盒打开又关上,他抽出一张名片,叫了一声:“刑队长。”

    此时,刑从连 早就带着林辰挤进了屋,听到背后有人喊他,他没回头,反而问林辰:“我不接话,是不是不太好?”

    “好像,确实不好。”

    “该死的章程。”刑从连嘟囔着,回过头,脸上强扯出笑容,问:“这位先生,请问我 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鄙人是陈家的管家,久闻刑队长大名,想与您 谈商谈一些事情,这是我的名片。”

    陈平递 出暗金压花的纸片,举在半空中。

    对面迟迟没有接过。

    刑从连摸着胡子,又问林辰:“他这是在向我行贿?”

    “你说太大声了。”

    “当然要大声一点,否则别 人误会我怎么办?”刑从连很苦恼地说:“我们基层公务员,最怕这 种麻烦了你知道吗?”

    刑从连 一副我很清廉的样子。

    林辰继续点头,表示了解,他走到门口,向门外 三人微微欠身行礼,然后任谁也没有想到,他竟随手把门关上了。

    “麻烦解决了。”他对刑从连说。

    刑从连霎时愣住了。

    片刻后,屋里爆发出笑声,留下门外三人,尴尬地面面相觑。

    ……

    这是刑 从连第二次来林辰的小宿舍,当然,也应该是最后一次。

    他爬到床底,在林辰的指示下,从那张简易木板床下,搬出一大纸箱。

    “你可以来我家住啊,我家地方挺大的。”刑从连 轻轻拂去箱子上的薄灰,故作轻 松地看林辰一眼。

    “你不是来拿信的,出了什么事?”

    刑从连叹了口气,有个通识人心的朋友,真的很麻烦。

    “两件事。”

    “嗯?”

    “第一,于燕青 应该是死于自杀。第二,我们在 刚才的工具房里,搜出了一些注射用剂。”

    “什么注射剂?”

    “苯丙胺类。”

    “兴奋剂?”林辰很难地,皱起了眉头:“大剂量的兴奋剂,确实会致人精神错乱,之前发 疯砍人的水果摊主,应该就 是服用了类似药品,这可以说得通,但是,非常奇怪……”

    “当你需要什么线索时,什么线 索就出现在你面前,当然很奇怪。”刑从连席地而坐,不以为意地说道。

    和聪明人说话,确实偶 尔会有心有灵犀之感。

    林辰也在一边坐下,他没有说话,而是打 开了面前的纸箱。

    刑从连也曾想过,他会在 箱子里看到很多信,但他从未想过,会看到那么多信。

    那些信,把整个 纸箱塞得满满当当,甫一打开,甚至有 几封还飘落下来。

    刑从连看得目瞪口呆。

    林辰并没有在意他,而是很 迅速地分检着箱子里的信件,他将其 中一些信挑出来放在地上,另一些则重新塞箱内,最后,他重新将纸箱封口,地上则 多出了十余封垒得整整齐齐的信件。

    他的动 作从头到尾有种说不出的行云流水感。

    “里面那些?”刑从连努努嘴,试探着问道。

    “也是别人寄的信。”林辰

    “你都没看过吗?”

    “没有。”

    “谁给你写这么多信啊?”刑从连说着,总觉得 自己的语气太八卦。

    “我们很熟吗?”

    “好像,也不很熟啊。”刑从连 有些委屈地说道。

    “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刑从连 简直不知该如何接话,想起付 教授初见林辰时的狗腿态度,他只好依样画葫芦,把下巴枕在箱子上,眼巴巴看着林辰。

    林辰果 然再次移开视线,继续补充道:“同样的,我和这 些寄信的人也不熟,为什么要看呢?”

    “好像,很有道理啊。”刑从连说。

    房间里有些静,屋外也没有雨声。

    林辰拆开一封信,仔细阅读,同样的,刑从连也在看信。

    与林辰相比,他的阅读速度极快,不多时,就把信全看完了,他摸了 摸满身的鸡皮疙瘩,只觉得 一阵凉意从后背而起。

    “真可怕啊。”把几封 信往林辰那推了推:“这些,通篇都 是在讲人死的时候怎么痛苦。”然后,他又拿起一封,把信纸抖了抖:“这谁说的,‘给我一打婴儿,我能把 他们变成你想要的任何样子’?”

    林辰放下信,看着刑从连:“那是心 理学流派里行为主义奠基人华生的观点。”

    “这么说,于燕青 还是个学心理学的?”刑从连 摸着下巴上棕色的大胡子,问,“那么她 在尸体旁放沙子,是因为 你房间里有沙盘,她特地 去研究了沙盘游戏?”

    林辰垂下眼帘:“如果她 把整件事当成了一场巨大沙盘游戏,那么,她很明 显是将死亡呈现出来,逼迫我们直面死亡,但同样,这些行为也投射出……”

    “投射出什么?”

    “她潜意识,极度畏惧死亡。”林辰一字一句说道。

    刑从连猛地抬头,忽然想到了什么关键:“但问题是!”

    “如果她畏惧死亡,又是怎么敢自杀呢?”林辰淡淡说道。

    “这位警官,我们学校内部事物,好像和您没有关系吧?”校长挺着肚子,望着从 远处而来的警官。 166阅读网

新书推荐: 末世超级寄生体 散牧之地 我,就是魔王 重生之黑化影后 星纪游记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真科技无双 会穿越的橘猫 无限求生 我被系统托管了
友情链接:    易富彩票_安全购彩   天天爱彩票计划   立即博彩票官网   趣彩彩票_安全购彩   GT彩票---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