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犯罪心理 > 92 四声 04

92 四声 04

    警察大 概也有警察的职业病。

    如果不是职业习惯,又闲的没事,谁会关 心商场里摄像头的覆盖范围。

    当然,其实普 通警察大概也没有这样的闲心,除了王 朝这样无法让大脑停止下来的小同志以外,并没有人会注意到,一张巨 幅广告竟然覆盖了商场的某处广角摄像头。

    “小王同志,我发现 你很关心公共设施啊,这是值 得表扬的事情啊。”刑从连 摸着王朝毛茸茸的脑袋,欣慰道。

    “这个没有关系吗?”像是听他言语轻松,王朝也有些疑惑,所以他 望着楼上的摄像头,这么问道。

    “当然有关系。”刑从连 也仰头围着那颗巨大的椰子树转了一圈,最后说,“不过,这件事 确实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那么,问题来了,小王同 志你可以思考一下,在你权责范围内,有什么 解决这此事的方案?”

    大概真 是吃完饭时人的心情会变好,刑从连 没有责怪王朝多管闲事,反而循循善诱道。

    王朝认真思考后回答:“给商场 安保部分发一封整改通知书?”

    他倒是没说出类似于“老大我 们把董事长拖出来教育一顿”或者“老大我 们黑进他们系统给安保部发通知”一类的答案……

    整改通知书……

    确实是按程序来说,非常的恰当手段。

    林辰看了刑从连一眼,只见刑 从连非常心有灵犀地冲他笑了笑,显然是 觉得自己教育结果还不错,于是他继续问王朝:“嗯……以谁的名义呢?”

    “安监部门?”王朝试探着问道。

    听见这个回答,刑从连 并没有马上否定,而是略一沉思,又问:“用什么理由?”

    “额!安全隐患?”

    “什么安全隐患呢?”

    “我……我……”王朝终于被问住,他憋了半天,终于冲刑从连嚷道,“老大我不知道啊。”

    刑从连仰头,望着巨 幅广告上那位笑意盈盈的歌手,拖长了调子:“小王同志啊,您看,明天这 里有大型集会吧,大型集 会的安全问题是不是重中之重呢,商场方,是不是 应该尽最大努力维持现场秩序和保护公众生命安全呢?那么,如果能 俯拍大厅的广角摄像头被遮……”

    “是重大 的集会安全隐患!”

    王朝打了个响指。

    他说完,很高兴 地跟着刑从连转了个圈,然后突然停住:“可是老大,安监也不归我们管啊,我进他 们系统给商场发一封信?”

    刑从连听见这话,差点被呛到:“进什么系统,你能文 明点吗小王同志。”

    “那怎么办?”

    “你想想看,大型集会的安全问题,归哪个部门管呢?”

    “当地派丨出所?”王朝恍然大悟,“我们得 跟当地派出所说?”

    刑从连点了点头,说:“这边辖 区的派丨出所老大呢,我正好认识,所以……”

    “所以你 要打个电话给那位老大,然后让 那个老大给商场打电话,让他们把广告拆了?”

    刑从连 用手背蹭了蹭下巴,摇了摇头:“不啊,这个问 题明明是小王同志你发现的,功劳当 然不能被我来抢走啊。”

    “我打?”王朝指 着自己的鼻子问。

    刑从连点了点头:“当然是你啊。”

    “我我我,我不要……”

    “不要客气嘛小王同志,我等下把电话给你啊。”刑从连拍了拍他肩膀,然后向前走去,“说不定 会给你发锦旗呢,万一发 奖金要记得请我和你阿辰哥哥吃饭啊。”

    “老大你 以前不是这样的啊!”王朝蒙了一会儿,然后追上刑从连,“你现在 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刑从连简直被气到:“我怎么婆婆妈妈了?”

    “你现在磨磨唧唧的,走这个 程序走那个程序……以前你做事可爽快了。”

    王朝的 抱怨声在背后响起。

    刑从连没有理他。

    林辰感 到有人站到了自己身边。

    “怎么了?”

    轻缓的 男声在耳畔响起。

    他收回 望向巨幅海报的视线,看着身旁的人,说:“不知道。”

    “不会又 是什么不好的直觉吧?”刑从连问。

    “也不是。”他回过头,看向身 后一脸纠结的少年人说,“你老大,只是想 让试着自己处理问题,并且和 其他人多做交流。”

    王朝愣在当场:“我为什 么要和别人多交流?”

    “因为你是人。”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王朝很认真地说。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林辰笑了笑,看着他:“但你没有发现,你的生活中,就只有 我和你老大两个人吗?”

    “还有王 大爷他家阿黄啊!”

    “那是什么?”林辰问刑从连。

    “咱局门 卫王大爷的那条大黄狗啊,你这几天休假,他每天 中午都去找阿黄吃饭不理我。”

    想来也是这样的存在。

    林辰有 些明白刑从连的无奈了,教育问 题真是任重道远。

    “这么说吧,或许不太恰当。”他顿了顿,还是继续讲下去,“或许某一天,你遇上某些事情,让无法 施展你为之骄傲的能力,而那时 你老大或者我又迫切需要你帮忙,你总得 想办法为了我们试着和其他人打交道。”

    “比方说呢?”

    “比方说,我和你老大被人绑架,你要解救我们的时候?”

    “阿辰,你这是在竖flag吗?”

    “林顾问,你这么吓人不太好吧。”连刑从连都这么说。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林辰想了想,换了个说法,“又或者 是你老大被人绑架而你又联系不上我的时候?”

    “哎,这个举 例好像也没好到哪去吧?”刑从连叹了口气。

    王朝反而很坦然:“哦,我管他去死!”

    “嗯……喂喂!”

    刑从连突然反应过来,王朝已经迅速跑远。

    可没一会儿,他就被 手长脚长的刑警队长逮住,然后,又是一阵“全职教育”。

    林辰也不管他们,他收回 看向两人的视线,再次回 望了那幅纵贯三层楼面的明星广告。

    希望,这不是flag。

    ……

    虽然嘴上很不乐意。

    可等在 他们走回家的路上,王朝还 是磨磨蹭蹭地问刑从连要了电话,一个人跑出了老远,躲在小桥上打电话。

    小巷内很是安宁,偶尔可 以听见两旁人家传出的笑闹声或是影视剧的对白声,那些声 音夹杂着少年打电话时不太连贯的语音,让夜色 里充满了尘世间的人情味道。

    “你有什 么话要和我说吗?”

    林辰抬头看了看月亮,忽然听 见刑从连这么问道。

    他微仰头,看着身 旁人因夜色而显得柔和的英俊眉目,有些怔愣。

    很快,林辰便意识到,刑从连 是在继续着刚才商场里那个未问完的问题。

    怎么了?

    刚才在想什么?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很简单的话语里,包含着很多问题,林辰觉得,他甚至想说,“你需要对我更坦诚,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讲”。

    并不是不坦诚,而是觉 得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刚才我 们吃饭的那家商场,叫安生国际商场。”

    “安生国际怎么了?”刑从连 仍旧一副不知情的样子。

    “你听过黄安生吗?”

    “那是谁?”

    “黄,安,生。”林辰一字一句说道。

    “等等……黄?”刑从连 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林辰点了点头。

    恰逢此时,王朝挂断电话,像小动 物似地从远处跑回来,嘴里还特别高兴:“老大老大,我打完电话了,你朋友 人真好和你一点也不像,他说会 立即通知商场整改的!”

    等跑到刑从连面前,他突然停住,然而盯 着刑从连看了半天,说:“老大你 怎么一副吃坏东西的样子,刚才的米线不干净吗?”

    刑从连蜷起手指,干脆利 落地敲了敲王朝的额头:“你有罪!”

    王朝捂着脑门,非常非常不能理解:“我又怎么了我?”

    “谁让你 吵着要去云南米线的。”

    “米线很好吃啊!”王朝愤怒道,“你刚连汤都喝光了。”

    刑从连 一时被反驳得说不出话,他顿了顿,然后调整了语气,慢条斯理地说:“那你知道,刚才你 吃米线的那家商场,是谁开的吗?”

    “我管谁开的,我吃个米线而已,还用管商场谁家开的,就像我 吃鸡蛋还用管生蛋的鸡是谁养的吗?”王朝理直气壮地说道,且逻辑非常正确。

    “哦,那商场 可是你亲爱的黄泽哥哥家开的。”刑从连把手插入口袋,很潇洒地说着,然后他 擦过少年的肩膀,继续向前走。

    王朝也是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靠,黄泽大傻逼!”

    他三步并作两步,重重一 巴掌拍在刑从连背上,“不许再 黄泽大傻逼前面加亲爱的三个字,还有老 大你怎么不早说,我要吐了!”

    “是你阿 辰哥哥瞒着我们啊。”刑从连 被他拍得几欲吐血,弯下腰假装重病,咳了两声。

    “阿辰你怎么不早说!”

    林辰看 着反应天崩地裂的两人,很无奈地说:“好像,被黄泽 天天苦大仇深恨着的人是我吧?”

    “不不不,像黄泽 这种大傻逼人人得而诛之!”

    “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刑从连也符合道。

    “阿辰你不知道,我们可 是费了很大劲才把黄泽大傻逼赶走的,你是不知道啊,老大这 个心机狗他让我把黄泽……”王朝话音未落,就被刑从连瞪了一眼,他甚至无需动手,王朝就乖乖闭嘴。

    林辰的 目光从两人讳莫如深的脸上逡巡而过,这里面 显然有什么猫腻。

    想起当 日他也问过刑从连,为什么 黄泽会这么轻易放过他,那时刑 从连的回答好像是说,黄泽良心发现?

    可哪有 什么天上掉下来的“良心发现”啊……

    “哎呀呀,我们说 说什么时候去借书啊,阿辰我 们什么时候去图书馆啊?”

    见他不说话,王朝跳出来,生硬地扯开话题。

    虽然有 事被瞒着的感觉并不好,可这两 人反应实在出乎意料的可爱,更何况,又有多 少朋友能真得和你同仇敌忾甚至偷偷替你解决烦人的问题呢?

    真是,非常感谢。

    林辰看 了看沐浴在明亮月光中的两人,并没有深究。

    “明天去?”他问王朝。

    “明天不行,我们要加班!”

    “周六不休息吗?”

    “说起来,老大我 们明天加班是不是也要怪黄泽大傻逼家商场开业?”

    刑从连摸了摸下巴:“好像确实得怪他们。”

    “怎么了?”

    “明天安生国际开业,周围几 个局的都抽调了一些警力过去维持现场秩序,所以我 们就得全员上班,以防市 里发生一些紧急情况无人支援。”

    “真是不巧。”

    “确实啊。”刑从连感慨道。

    ……

    怎么说呢,该发生的事情,必然会 以各种形式发生着。

    那天夜里睡觉前,他正在铺床,突然听 见洗手间里传出王朝的惨叫声。

    他推门出去时,刑从连 已经踹开洗手间大门。

    只见王 朝正蹲在马桶前,捧着牙刷,泫然欲泣。

    “哥,你又怎么了?”刑从连很不耐烦地问。

    “我的牙刷……我的牙 刷怎么变这样了!”

    王朝高 举着一只绿色的、刷柄是 小青蛙形状的儿童牙刷呼嚎道。

    林辰有些讶异,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我逛超 市觉得这支牙刷可爱,就给你换了。”

    “不……阿辰哥哥……不……”少年的 姿势已经从蹲变为趴,非常忧 伤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林辰皱眉,看了眼刑从连,很想说 你带的小弟到底是什么星座,这么龟毛。

    “双鱼,上升处女座。”

    未等他问,刑从连 就很自觉地回答。

    “你那支 牙刷的刷毛已经秃了,所以我就给你换了。”他解释道。

    “我那支牙刷是麻吉的,大宏景 没专柜所以我一直没有换,我的麻吉啊!”

    王朝还在伤心,刑从连 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一支牙刷而已,男子汉 大丈夫用牙刷还这么讲究。”

    “可是老 大我从小就用麻吉啊!”

    “哦,那你从 今天起可以换了。”见他还是不起来,刑从连 踢了踢他的屁股,说:“当时你自己说18岁要独 立所以滚出去一个人住,现在让 你回来啃老已经大发慈悲,你阿辰 哥哥给你换个牙刷是好心,你还挑三拣四。”

    “不,这确实 是我自作主张了。”林辰打断了他,“麻吉好 像在宏景新开了专柜,我明天 给你去买一支吧?”

    “真的可以吗?”

    听见这话,王朝迅 速原地满血复活,“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吧?”

    “哥你不看时间吗,现在已经十点半了,哪家商场还开着?”刑从连 又踢了踢王朝的屁股,然后仿 佛突然意识到什么,转头对他说:“新开的麻吉专柜,不会是 安生国际那家吧?”

    “是啊,怎么了?”

    “不行不行,黄泽这个大傻逼不行!”王朝又在地上喊道。

    听见这话,刑从连很镇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只是商场而已,里面开 着的店家和黄泽本人没关系。”

    “可万一 沾上黄泽的傻逼气息呢!”

    “你还要不要?”林辰低头问。

    “要,阿辰哥哥求求你。”王朝有气无力地答道。 166阅读网

新书推荐: 我,就是魔王 重生之黑化影后 星纪游记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真科技无双 会穿越的橘猫 无限求生 我被系统托管了 树冠之城 幻想世界大穿越
友情链接:    时分彩票手机app下载   大发彩票邀请码   大发彩票邀请码   时分彩票登陆   37彩票_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