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犯罪心理 > 9 一沙 09

9 一沙 09

林辰是 被敲窗声惊醒的。

    窗外站 着位身穿黄色雨披的保洁阿姨,他起身,开窗,只听阿 姨中气十足地说:“小林啊,燕青工 具房的钥匙你有吗?”

    林辰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什么,问:“今天不是全校停课吗?”

    “学校停课么,老板又 没给我们放假咯。”阿姨拄着把长扫把,“我们扫地的多命苦啊。”

    林辰敏 锐察觉到此间异常,为什么 保洁阿姨要特地来问他于燕青工具房的钥匙?

    念及此,他于是问道:“是谁请 您来问我要于燕青工具房的钥匙?”

    “噢呦,你们关系这么好。”阿姨笑盈盈地,见到好看的年轻人,老阿姨 们总是多调侃几句也好:“她辞职了呀,说把钥匙留给你了,是不是在你这儿啊,哎呦谁不知道,她平时 有事没事总往你这跑啊……”

    老阿姨还在喋喋不休,林辰却 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于燕青辞职,却没有 归还工具房的钥匙,并对其余人说,钥匙在他这里?

    可他确 实并未拿到过任何钥匙,如果没有钥匙,后勤科当然会去破门。

    那么,门后面,又是什么呢?

    “钥匙可能是在我这,但我得找找,请您先去打扫别处,可以吗。”林辰微微欠身,对阿姨说完,他便转身回到床边,拿手机 拨通了刑从连的电话,

    ……

    刑从连赶到时,林辰正独自一人,靠在地 下室入口的门上,显然独 自守了不少时间

    见刑从 连身后跟着鉴证科警员和法医,他点点头,站直身子,让开路。

    楼梯间 只亮了盏昏黄的灯,衬得他面色阴郁,甚至是有些悲伤。

    作为刑侦人员,刑从连 当然可以闻到空气中异常的腥臭味,他面色一黯,戴上手套,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浓重的 血腥味逼得所有人呼吸为之一窒。

    惯于处理现场的刑警,已按规章拦起警戒线,照明灯尽数亮起,灯光刺目,黑暗的 地下空间霎时宛如白昼。

    损毁的课桌、破旧的床铺,还有零星课本,地下室里每一件物品,都被射 灯照得明亮清晰,甚至连 灰尘都被蒙上了一层莹光。

    而在整 个空间的的尽头,是扇被关起的、赭色木门。

    有警员 找来万丨能钥匙,请示刑从连。

    刑从连看了眼林辰,径自接过钥匙,走到黑色木门前。

    开门,是很简单的事,钥匙插入锁眼,轻轻扭转,咔哒一声,门很便被打开了。

    刑从连却觉得,好像世 间很难有比这更艰难苦涩的事了。

    血的味道,顺着门缝,飘散出来,

    他的手,搭在门板上,又看了眼林辰,说:“我甚至要怀疑,你就是凶手。”

    手电筒射出强光,照亮整个房间,里面的 场景令人浑身战栗。

    在狭小 的工具房内堆放着数不清的工具,拖把、修剪花木的大剪、锄头、断裂的植物根茎,种种杂物相互堆叠,形成肮 脏而浓重的黑色背景。

    于燕青赤丨裸身体,蹲在墙角,她身上 有数不清的细密伤口,鲜血喷 洒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好像无 数猩红蚯蚓正在攀爬,吸食了 生命的所有热量。

    而在她手边,是一把 学生铅笔盒里常见的小刀,刀柄是浅蓝颜色,刀刃上 满是凝固的鲜血。

    饶是见 惯凶案现场的警员,也有不 少人受不了那样血腥的场面,现场很安静,落针可闻。

    最先响起的,是快门的咔嚓声,闪光灯次第亮起,鉴证科警员蹲下身,拍摄不 同角度的现场照片。

    然后法医走入场,将于燕青放平,动作有 说不出的缓慢庄重。

    没有人说话。

    就在于 燕青躺下的刹那,她的僵 硬的指缝里露下了一把细沙。

    一把洁白的、细腻的,像无数蚜虫,蜂拥而出的沙。

    刑从连一把抓住林辰,将人拖出地下室。

    台风天总是很古怪,暴雨不知何时停了,天低得 仿佛下一刻就要坠落。

    刑从连 把林辰按在长椅上,身后是茂盛的香樟。

    他从车 子后备箱拿了矿泉水,塞到林辰手上,然后径自在一旁坐下。

    作为刑警,他很清楚,能预知生死的,除了神 明便只有凶手和知情者,但他又很确信,林辰并不是凶手,那么,问题出现了:林辰究 竟在这些事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不是凶手。”林辰拧开瓶盖,很认真 又很坦然地说道。

    很少有人能面对质疑,解释得如此直白。

    “公园案发时,你在警察局,你当然不是凶手。”刑从连说。

    “如果你信我,那么我 也不是杀害于燕青的凶手。”林辰仰头,喝了一口水。

    这是林辰第二次说,如果你信我。刑从连想,我当然还是信你。

    但有些话无法说出口,有些事,却必须问清楚

    “为什么?”刑从连问。

    “还记得那封信吗?”

    “嗯。”

    “她说,‘亲爱的,我终于 能平静地面对死亡了’,我……终于……”林辰盯着刑从连,眼神冰冷,“想想看,你什么 时候会用这样的词?”

    “我终于吃到小龙虾,我终于喝上冰啤了……”刑从连老老实实回答。

    “这是表 明一种已完成或即将完成的状态,包含极度迫切的情绪。”

    刑从连点点头,表示理解林辰的意思。

    但就算 于燕青在写下那封信时,就已决定赴死,却不代 表于燕青并不是毁坏吊环,杀死锻炼青年的凶手。

    这两者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

    刑从连顿了顿,突然想 到其中一种可能性:“于燕青 会不会是被逼的?”

    林辰摇了摇头:“她所有的话,都用的是第一人称,说明她 在写下这封信时,自我意识很强烈……”林辰的 语调难得的温柔,像是在怀念什么,“她之前 也给我写过一些信,和她死 前那封信的字体,并没有区别,你知道,如果于燕青是受胁迫,那么她情绪波动强烈,写下的字,也一定 笔触颤抖字体凌乱,然而,我却没有发现这点。”

    刑从连 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这姑娘到底在想什么,她写出 来的东西都这么冷吗?”

    “我只看过其中一些信,其余的,我想应 该可以当做死者遗物,交给警方了吧。”

    林辰有些伤感。

    在把那 些信收集起来时,他其实从未想过,有一天 该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或许某日,他辞去学校的工作,也不会 带着这些信件远走,但把一 个女孩的所有心思交给警方,显然是 最令人伤感的归宿。

    他回到宿舍取信,宿舍前,有人在等。

    那是三 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们衣衫齐整,面容肃穆,甚至皮鞋,都擦得一丝不苟。

    其中两人,林辰都 曾在市三小的宣传栏里见过,那是学 校校长与一位董事会成员,而另一位,则是林 辰认识很久的人。

    很多次,在民宿中、小屋里,林辰被敲门声惊醒,站在门口的人,便是这位。

    “管家先生,您好。”林辰在 自己的小宿舍前站定,微微欠身,向站在 最前的那位高瘦男子行礼。

    在这个年代,能请管家的,必然是有钱人。

    而能请 得起一位满头银发、气质高贵的管家,必然是顶级有钱人。

    因此,当这样 一位有钱人家的管家,站在有 些破旧的学校和简朴过头的宿舍前时,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像是被灰尘呛到,又像是 电影里所有反派开口前那样,陈平轻轻咳了一声。

    他低着头,有些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的年轻人。

    他其实很欣赏林辰。

    怎么说呢,作为陈家的老管家,他了解太多秘丨辛,他很清 楚这个年轻人曾经做了什么,又很清楚,自己的 主人是怎样一个偏执狂。

    就好像 狂风和在狂风吹拂下下生长的草芥,能在无尽的压迫下,坦然生存的年轻人,总是有些了不起。

    但他很专业,陈家每 年给他相当于任何一个企业高管的年薪,他的存在,便是替 主人们解决各种各样的麻烦,当然,也包括找麻烦。

    所以他驱车数百公理,赶到宏景,找到了 陈家在当地的关系,又辗转 找上宏景市三小的董事,提了一个要求。

    陈家提的要求,很少有人能拒绝,又何况,只是那 样微不足道的一个要求。

    解雇学校的某位宿管。

    其实,这件小事,本不用 学校校长与董事出面。

    他甚至没有必要,与林辰见上这一面。

    但很巧的是,当他将要告辞时,有人急 冲冲推开校长室。

    那人说,学校里 发现了一具尸体,是个叫 林辰的宿管报了警。

    “林辰是吗,你被开除了。”校长高昂着头,这样说。

    “为什么?”林辰看 了眼高贵的管家和高傲地校长。

    “看看你 把宿舍搞成什么乌烟瘴气的样子,宿舍楼里藏着尸体,不是你宿管的责任吗,你看你 把警察都招来了!”校长嗓门很大,用力吼人的时候,整栋楼都能听见。

    “哦,好。”

    吼声余音袅袅,一道清 水般寡淡的声音,便紧接着响起。

    校长有些怔愣,没想到,年轻的 宿管竟然这么干脆地同意,太过不 以为意也太过轻描淡写。

    就在他想回应时,另一道 更加轻描淡写更加不以为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校长啊~请问您 是对我们警方工作,有什么不满吗?”
新书推荐: 我,就是魔王 重生之黑化影后 星纪游记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真科技无双 会穿越的橘猫 无限求生 我被系统托管了 树冠之城 幻想世界大穿越
友情链接:    双龙彩票官方网站   1216彩票代理   时分彩票_安全购彩   1216彩票开户   时分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