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旧书大亨 > 第六百一十一章.珍本

第六百一十一章.珍本

    林逸好 不容易捡了一个漏,心情高兴的不得了,看起来 这上海滩的旧书摊还是有宝贝的。

    就在林 逸心中高兴之时,那大黑 牙又呲牙笑着对林逸说:“兄弟,我看你这么喜欢买书,不知道 对民国书感不感兴趣?”

    林逸心中一喜:“民国书?你这里也有?”

    大黑牙 就神秘兮兮地说:“那当然了,在这片地摊上,除了我,其他人都没有民国书---知道民国新文学么?我可是收藏了很多。”

    林逸这些愣住了,心说,人不可貌相啊,难道说 这位还是新文学的收藏大师?

    大黑牙 见自己三言两语就把林逸给说愣住了,接着就 大肆肆地吹嘘开来,说他这 儿有几本关于书话和新文学方面的书,什么孙犁的《书林秋草》、黄裳的《榆下说书》、李一氓的《一氓题跋》、郑振铎的《西谛书话》、还有俞平伯的《燕知草》,和《我们的六月》、《我们的七月》、卢隐的《海滨故人》、《灵海潮汐》……

    林逸一 听说他有这些书,“啊”地一声,这下可不得了啦,整个心都跳动起来---难道说 这位老哥真的是高手?毕竟能 够说出这些书本的名字以及作者,就说明 人家多少懂得这些书,而林逸 恰恰是个新文学迷,听了这些哪会不动心,当即压抑住激动心情,对那大黑牙说道:“老哥,您高人啊。这些书 我可都是慕名已久,不知道 可不可以拿出来看看?”

    “呵呵,看看可以,不过这 些书可都是高价格,每本都上千,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大黑牙说这话的时候,非常注意林逸的神情,见林逸 并没被价格给吓住,就知道人家买得起,是个大主顾,这才又说:“其实这些书啊,我并没打算卖的,准备自己藏着玩,以后还 可以留给自己的儿子,也算是传家宝了---”

    这不是废话吗,不打算卖还说出来,明显是 在试探林逸的口风。

    林逸就笑道:“这点我明白,好书谁都愿意留着---还是先看看再说。价格方面好说---”

    大黑牙 等的就是这句话,立马乐呵呵地说,“那你稍等,我这就给你去拿。”说话间,就见大 黑牙招呼旁边那人给自己看着摊子,自己麻 利地朝着不远处跑去。看起来 那些好书他藏屋里了,没在这里。

    林逸等得着急,就又在 大黑牙的摊子上翻了翻,那个帮 忙看摊子的就招呼他说:“兄弟,别总惦 记着他的摊子呀,我这里也有好东西。”说着还 给林逸介绍一些他自认不错的旧书。

    林逸一看,那些书内容是很不错,像民国的《三国演义》,五十年代的《水浒传》,还有一本线装的《康熙字典》……

    不过品相就差了点,不是缺了封面,就是弄得脏兮兮,让人一 看就没收藏欲望。

    见林逸 似乎对自己介绍的书不感冒,那摊主就说:“你别看 这些书品相不好,可是内容一点不缺---书不都是拿来看的吗,不要讲究那么多。”

    林逸笑着摇了摇头,那摊主又说:“大不了我给你便宜点,怎么样?”

    林逸再次摇头。

    旧书收藏,品相第一,除非这本书特别珍贵,绝世孤本,要么品 相直觉决定价格和收藏价值。

    摊主不死心,想要撬大黑牙的墙脚,于是就 又从后面装旧书的麻袋里面摸出几本东西来,说:“那些书你相不中,这些怎么样?”

    林逸一看,晕,竟然是自己最喜欢的“年画缩样”。

    分别是《上海年画》1980年,一二三本,1981年一二三本,以及1982年一二三本,还有1983年的一二三本。总计12本。竟然是80年到83年的全套。

    林逸的心动了,眼睛也火热起来。

    不过他 知道这时候不能表现出来太激动,于是就 假装不怎么喜欢地撇撇嘴说:“这是什么呀,不就是年画吗?”

    那摊主 原以为拿出自己这套“镇摊之宝”,会让林逸刮目相看,没想到 对方反应如此冷漠,受不了了,大声说:“你不识货!这可是 现在收藏最火热的年画缩样,尤其还是上海版的!知道上 海版为什么好吗?都是名家名作,你看看这里面的图片,基本上 都是美不胜收的回忆啊回忆!”

    林逸笑笑,满不在乎地说:“这种东西都是印刷品,又哪能 跟真的艺术品相比。”

    摊主龇牙咧嘴,觉得跟 林逸说这些太费劲了,“你真的是外行啊。我跟你说,这套书 有好多人想要买,我都没卖。竟然被 你说得一文不值。”

    林逸耸耸肩:“也不是一文不值,我只是 很少收藏这种东西---你这要多钱?”

    “你既然不喜欢,问这干嘛?”摊主不爽道。

    林逸就说:“不喜欢是不喜欢,能不能 买又是另外的事儿---你说得便宜点,说不定我就买了。”

    摊主犹豫了一下,要知道 他之所以要拉林逸这个主顾,除了看 不惯大黑牙生意好外,他自己 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开张,要是一 本书都卖不出去,自家回 去还不被婆娘骂死。

    想到这里,摊主就咬咬牙说:“这一共12本,你给1200得了!”

    林逸很喜欢年画缩样,对这种 上海版的更是熟悉不得了,当然知道,这个价位不高不低,主要是一套难凑,平均下来一本100块。而单独买的话,则花不了这么多钱,大概800到900元左右就能搞定。

    也就是说,买这套书贵了一点,却能剩 下凑书和配书的精力。

    林逸却 假装不知道这一点,而是咂咂嘴说:“有点贵呀,嗯,我也不是太懂,不如用 手机搜一搜价格吧。”他心里有数,就直接搜了1983年的第三本,手机上很快出现价码50块。

    林逸就 拿手机给那摊主看:“你瞅瞅,人家网上一本才50,你就要100,太贵了!”直摇头。

    摊主急的都快结巴了,“你搜的 那本刚好属于便宜的,你咋不搜一下1980年的第一本,网上都卖好几百块。”

    林逸装作不耐烦地说:“不搜了---这网上虚头太多……这样吧,你再开个实心价……”

    “我……”摊主有些犹豫。

    林逸再接再厉,“做生意吗,这些书 搁你那儿也不会生金蛋,该卖就卖,卖到手里才是自己的。再说了,现在经济不景气,什么都不好做,旧书生意能卖就卖,别总想一口吃个胖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那就---1000!”摊主咬牙说道。

    林逸就说:“还是有点贵,不如这样---600吧!”

    摊主差点没晕过去,“不可能!600块我收也收不来!”

    林逸就说:“那好,我投降---800总成了吧?那个你发我也发。”

    摊主:“……”

    林逸这 边已经把钱塞了过去,没等摊主回过神,那套年 画缩样已经到了林逸的口袋。

    摊主:“……”

    “你这是抢呀。”

    林逸微微一笑:“谁让你 主动撬我过来呢?”

    摊主,真的无语。

    ……

    林逸这 边刚刚又做了一笔生意,收了一套精美的《上海年画缩样》,那头大 黑牙抱着自己的宝贝书回来了。

    因为之 前大黑牙吹嘘的太大厉害,林逸对 他带来的书抱有很大希望,以为都是新文学珍本。

    可是等 那大黑牙拿出来,这么仔细一看,林逸傻眼了。怎么着?

    像孙犁的《书林秋草》、黄裳的《榆下说书》、李一氓的《一氓题跋》、郑振铎的《西谛书话》不说,都是八 十年代出版的旧书,而所谓的民国新文学《我们的六月》,《我们的七月》,《海滨故人》,《灵海潮汐》等几本,竟然都 是八几年上海书店的影印本。

    既然玩新文学,林逸当然知道,在1983年和1985年左右,上海文 艺出版社影印了一大批民国时期的新文学。这些影印版本,除了外 封面和腰封著名是影印的之外,去掉外封面和腰封,几乎和原版一模一样,搁到不懂人手里,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林逸不 知道这大黑牙是真的不知道这些是影印本,还是知道真假,故意来忽悠自己,反正这 会儿大黑牙龇着牙花,对着林逸大喷特喷,说这些 新文学珍本如何如何金贵,自己如 何如何不舍得卖。

    林逸静静地听他说完,就很遗 憾地告诉大黑牙:“这些书啊,好是好,不过都 是八十年代的影印本,不是原本,可惜呀!”

    “什么?你说什么?”大黑牙一个激动,急忙夺 过那些书仔细翻看,嘴里还说道:“怎么会呢,怎么会是影印的,你看看这版权上面,写着民国嘛!”

    林逸知 道和他解释这些没用,人家认定了是宝贝,你说再多也是多余,就说:“且不说这些了,你还有其它的吗?”

    大黑牙虽然嘴里不承认这些是影印本,可他毕 竟是买卖旧书的,这么多 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所以对 民国书和八十年代的书纸张方面一看就知道区别。心中觉得丢了大脸,为了挽回脸面,就对林逸说道:“我这里 还有一套线装的《燕知草》,是俞平伯写的---你要不要看一看?”

    林逸等的就是这句话,事实上 从一开始林逸就惦记着俞平伯传说中的这套新文学珍本,据说这 套书在藏家手里已经涨价到了五六万一套。

    可惜林 逸收藏新文学颇多,却数次 与这套珍本擦肩而过。

    见林逸这样说,大黑牙 也不藏着掖着了,就说:“你稍等一下。”

    林逸还 以为他又要跑回去取书,却见大 黑牙很是怪异地撩起了自己的衣服,然后露 出他那半个月没洗,脏兮兮的腰肢来。

    可是在 他那脏兮兮的腰肢上却用透明胶粘着一个透明塑料袋,袋子里 装着两本线装书,却正是---《燕知草》!

    林逸服了!

    这宝贝,竟然随身携带,藏在身上。

    见林逸瞪大了眼睛,大黑牙 一边把胶布揭开,一边解释说:“迫不得已啊---这套书不能放家里,刚好又 有个朋友打电话说今天要来看,我就藏在腰间了。”

    还有人要看这套书?

    林逸心思刚起,就见大 黑牙指着前面不远处说,“你瞧,说曹操曹操到,他来了。”

    林逸急忙扭头看去,却见一 男一女正快步朝这里走来,其中那 胖男人一边走还一边跟大黑牙打招呼,“大兄弟,那套《燕知草》你带来没有?”

    ……

    听大黑牙一解释,林逸这才算弄明白。原来这胖男人名字叫“李德虎”,算是半个贩书的。为什么说是“半个”,因为他 本身在上海有工作,给某个 单位机关看大门。可别小 看这看大门的活计,每个月大洋四五千,并且按时发放,除此之 外节假日福利什么的,一样不少;最主要 的是工作时间很清闲,一天只上个晚班,或者白班,然后休息一天,就是说 一个星期才上三四天的班,其余都是休息。闲的时间多了,他业余 就弄一些旧书贩卖,偶尔收藏一些好的,自认是个收藏人士。

    那女的 则是李德虎的老婆,占着地利,在李德 虎工作的单位附近开了一家水果摊,生意很不错,每个月 赚的钱比李德虎还要多。因此李 德虎觉得自己不如婆娘,就有些怕老婆。

    这大黑 牙属于那种喜欢吹牛出风头的人,一般手 里有了什么好东西就喜欢张扬出去。恰好,得了《燕知草》后被李德虎知道了,李德虎瞅了几眼,就相思成灾,觉得那书太好了,自己要是收藏了,绝对能压箱底。

    可惜,这大黑 牙属于那种待价而沽的主儿,觉得这李德虎太小气,出不了高价,于是就说这书不卖,自己留着玩。

    谁知这下可惹祸了,只要有时间,李德虎一到书摊,就跑到大黑牙这里来,央求大黑牙把那《燕知草》卖给他,说他做梦都是这本书,害得他 半夜抱着她媳妇直喊《燕知草》。

    他媳妇惊醒后,一听这书名,便醋意 大发地掐着他的耳朵把他给拽醒了,要死要活地让他说出《燕知草》到底是谁?是他单位的牡丹,还是他 从外面找的野玫瑰。

    这下可 把李德虎给吓懵了,赶忙一骨碌爬起来,左右开 弓地先给他自己来了四个自我反省的大嘴巴。由于情急之下,用力过大,李德虎 的脸立马便被打的肿胀了起来。没想到 李德虎的媳妇嗷的一声,就扑了上来,疯了似 的用他那两只小手一把便抓住还要再打自己脸的李德虎的胳膊,嘴里歇斯底里地喊道:“死鬼,干嘛这 么不要命地作践自己呀,为了外 面那个骚货值得吗?看把脸打的这惨样,你不疼,我心还疼呢。”

    李德虎 一听他媳妇说这话,心里顿 时涌出一股暖意,顺势一拉,便把他 的媳妇抱在了怀里,柔声地说道:“媳妇,你得听我解释,咱俩从 上中学时就好上了。结婚也有十多年了,儿子都初中快毕业了,我是啥样人,你还不知道吗?《燕知草》真是我 喜欢的书的名字,这些年 我是真的除了你和儿子,就是书了。我又不是木头人,你对我的好,我报答 还报答不过来呢,我怎么 还能在外面做对不起你们娘俩的事呢。你就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面吧!不信明 天你就跟我到书摊,去找那个卖书的,他能给我做证明,因为那本《燕知草》就是他的书,他还没有卖给我呢。”

    “真的,你没骗我,那明天我真跟你去,看看这《燕知草》到底是人还是书,究竟是哪路仙女,把我老 公弄得神魂颠倒的,半夜还 抱着我喊她的名字。”这时李 德虎媳妇的口气有些缓和,略带娇嗔地道。

    李德虎 一见媳妇太度有所转变,立马就来了精神,抱着他 媳妇的手臂微微的一紧,兴奋地说道:“好好好!明天你 可要真的跟我去啊。如果那摊主说他真有《燕知草》,你得掏钱给我买下来,行不。”

    “行,行个屁!一天到晚,除了买书,你还能干点啥?家务,儿子学习,你管过吗?”媳妇嗔怪地说道。

    “只要明天你把那本《燕知草》给我拿下,以后的家务,儿子的学习,不仅我包了,就连你我也包了。”话还没说完,李德虎 已经实实在在地把他媳妇那娇小、柔软的 身子拼命地压在了他那肥壮的体下。”

    “轻点,死鬼,别把儿子吵醒了。”媳妇娇羞的嗔怪道。

    于是乎,今天一 大早这李德虎就带了老婆过来,势必要 把这套梦寐以求的《燕知草》买到手。

    弄清楚这事情的原委,林逸哭笑不得,没想到 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然有 人比自己还早盯上了这本书,看样子,要有一场大战呀。

    再看那大黑牙,此时早已乐开了花,因为他知道,好东西 只有通过竞争才能提高身价,不管最 后这套书卖给了谁,真正的 大赢家都是自己。(未完待续。)

新书推荐: 都市之全能修真 草根石布衣 水晶下的痕 超级城市制造商 重生之巅峰人生 九零女神算 闲夫守则 升龙天下 都市之超级兵王 重活之肆意人生
友情链接:    时分彩票  五分彩票计划   五分彩票注册   五分彩票计划   37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