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折腰 > 22 无题

22 无题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魏劭就起身走了。他去无终城,亲自接 祖母徐夫人回渔阳。路上来回,大约需 要三四天的功夫。

    魏劭起 身自然不要小乔伺候什么的。但小乔 很快也随他便起了身。

    实在是 没法像之前在信都时那样,天王老子一个人独大,可以一 觉睡到很晚才起床。

    晨昏定省,做儿子 的可以因为各种忙碌而省略,做儿媳的,就没有 什么借口可以避开了。哪怕明 知道那个婆婆厌憎自己,也不得 不走一下这个过场。

    她梳妆完毕,准备去东屋,出房的时候,下意识 地看了眼昨晚魏劭问过自己的那个匣子,发现已经不见了。

    小乔于卯时准,来到东屋的正房前,立于廊 下等着朱夫人召的时候,其实整 个魏家的下人圈里正在传昨晚发生的那事。

    据说,仆人们传的有声有色,夫人叫 人去听男君和新妇的墙根儿,结果被男君发现了,男君当场大发雷霆,拔剑砍断了门。

    朱夫人 平日在府里的人缘儿不怎么样。闹出这么一桩奇事,下人在背地里,自然也 就传的沸沸扬扬。

    小乔和 东屋那些在外伺候的仆妇们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好一会儿,昨天见 过的一个服侍在朱夫人边上的姓姜的管事仆妇绷着脸出来,说可以进去了。

    小乔便 进了昨天去过的那间屋。朱夫人 还是昨天的姿势,端坐在榻上。只是边上,不见了那位郑姝。

    朱夫人脸色很难看,小乔进 去向她行礼问安,她微微撇过头,一语不发。

    姜媪冷冷道:“身为魏家之妇,有些规 矩还是要知道的。昨日夫 人没来得及教训,此刻由婢代为教训。女君听好了。”

    小乔恭声道:“敬请训示,无敢不尊。”

    “身为魏家妇,须熟执妇礼,恪守妇道,孝奉舅姑,敦睦家族,德容言功,恭顺无违,莫干以私,不预外事。你可记住了?”

    小乔重复一遍,应了声是。

    “甚好。夫人早 起还没用过早膳,女君可下庖厨,为夫人 亲手做一碗羹汤?”

    小乔微微抬眼,看向朱夫人。

    她半睁半闭着眼。

    哪里是 什么没吃过早饭要自己给她做。是故意打发自己干活,然后再折腾吧。小乔敢断定,她要真的下厨去做了,等下端过来,朱夫人 百般挑剔要她重做,如此无 限循环还是轻的,要是吃 坏了肚子闹个什么上吐下泻,甚至中毒卧床不起的,自己可就真的倒霉了。

    姜媪见小乔不动,脸上露出冷笑:“怎么,女君不愿?”

    小乔已经有了推辞。现成的,借来用就行。说道:“不敢。为婆母 下厨作羹是我本分,岂会推脱?只是确实略有不便。祖母六十大寿将至。我知道后,当日便 在佛前发下心愿,要为祖 母手抄无量寿经一卷祈福祝寿。经文繁浩,祖母寿诞又紧,每日虽勤加抄写,进度依旧有限,早晚赶工,一刻也不敢懈怠。若祖母寿日至,而我佛 前所发心愿未能及时做到,恐怕有违初衷,是为不圆满。”

    “另,还有一桩,”小乔顿了下,又道,“实在是 我为表一片诚心,当时又发愿,经书未成,我便茹素,身也不沾荤腥。庖厨荤腥之地,我此刻出入,恐怕不洁。恳请婆母体谅。等我加紧抄完了经书,再来婆 母跟前行侍奉之事。”

    小乔说完,便低下了头。

    她笃定,她搬出 了徐夫人这尊大佛,朱夫人 就没法再强迫自己了。

    洛阳如今兴佛。据春娘打听的消息,徐老夫人也拜佛。她为老 夫人抄经书做寿日贺,为她祈福,还有什 么比这个更重要?

    果然,朱夫人 脸色更加难看了。

    房里静默了下来。片刻后,小乔终 于听到那个姜媪勉强地道:“既如此,你且去吧。”

    小乔朝朱夫人再叩,起身告退。回到自己的屋,换了身 宽松的家常衣裳,趴在榻上,想起刚 才魏劭母亲的脸色,有点想笑,又有点愁烦。

    经书她倒不愁。

    她的上辈子,算是长于诗书之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耳濡目染,自己小时起也学书法,坚持了十几年,能仿一 手极漂亮的赵孟頫小楷。因为先天体弱多病,二十多岁时,终于不治而去,也不知怎么,醒来就 成了现在的小乔。之前在东郡,出于打发时间的目的,陆陆续续,在帛缣 上抄过一卷如今极受信众追崇的无量寿经。时下书籍珍贵,出嫁时,顺手收拾就带了出来。用作老夫人贺寿的话,过两天 拿去装裱一下就行了。

    她犯愁的,是今早 朱夫人的刁难虽然被她借老夫人的寿诞给挡掉了,这借口 也还能再用上些天。等徐夫人寿诞过去了,到时候,魏劭母 亲要是继续和自己过不去,又该如何应对?

    想到往后,接下来 的日子要是一直就这样活在和魏劭妈的你来我往里,小乔顿 时觉得了无生趣,眼前一片黑暗。

    ……

    几天后,小乔出了趟门,去城里 的一间裱红铺装裱。

    其实,以魏家的地位,完全可 以叫铺子里的人过来的,但这是 送给徐夫人的寿礼,哪怕已 经做好了同样也要被徐夫人不待见的准备,小乔还 是希望能尽量把东西裱的完美一些,自己亲自去铺子里,无论是纹案还是配色,有更多的选择余地,所以这天午后,派人去 东屋那边说了声,吩咐备车,自己就出了门。

    这是她头一次出门。

    渔阳城相当的大,经过魏 家三代这几十年的守治,仅仅城 中户口就达万余,人口更有数十万之众。街道两旁房屋紧挨,车马人流络绎不绝,南北货物无不齐备。

    城里手 艺最好的一间裱红铺,位于城东的一条街上。因为街面狭窄,路人又多,小乔让 马车停在了几十步外的街口,自己在 春娘和另个侍女的陪伴下,进了铺子。

    她容貌实在出挑,这样不 过走了几十步路,便吸引了许多的目光,路人纷纷朝她看来,还有过 去了也要回头再看一眼的。

    小乔进了铺子,虽没表身份,但掌柜 自有一双识人的眼,见她年纪虽不大,也就十四五的样子,却做妇人打扮,衣饰严美,貌美令人不敢直视,必是城 中那家大户的新妇,态度十分恭敬。等小乔 取出抄好的那卷帛缣,展开,掌柜见到字,眼睛一亮,赞道:“我生平裱帛无数,头回见 到如此高致妍雅的字,不知出自何人之手?”

    赵体当 世自然不能得见,小乔也不过仿习而已。含糊略推搪了几句,说明用意。听到是 要敬给魏家的老夫人贺寿,掌柜不敢怠慢,立刻展 出了许多色样纹案。

    小乔慢慢挑着,最后相 中了一名为朱丝金拦的纹样,掌柜的却摇头道:“不巧了,这朱丝 金拦已被客人定了,独此一份,女君若急用,可否挑别的?”

    “她相中,让给她便是!我换也未尝不可!”

    门口忽 然传来一个宏亮声音。

    小乔抬头,见一个 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从一匹膘马背上翻身而下,将马缰抛给随从,大步跨进了店堂。

    这男子十分的精壮,形貌也颇具英伟之气。虽一身常服,意态却很恣睢,旁若无人,看的出来,应该是个有身份的人。到了近前,双目炯炯地望着小乔,隐隐露出惊艳之色。

    小乔本 也习惯了来自男人的注目。但这个男人,看着她 的目光却隐含了一种逼迫,带了钟咄咄的意味。

    她直觉地感到不快,便转过了身。

    掌柜却认得这男子,脸上露出奉承笑容,忙迎上去躬身道:“魏使君,您要的寿幅,明天就能备好,到时给您送去府上,怎敢劳 烦使君亲自过来?”

    这姓魏的男子道:“我今日方从代郡回,想起来顺道路过,催问一声罢了。”嘴里说着话,眼睛却 断断续续地望着小乔的背影。

    掌柜笑道:“老夫人贺寿所用,怎敢拖延?使君放心便是了!”

    姓魏的男子笑了笑,没说话了,示意他招呼小乔。

    掌柜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忙对小乔笑道:“方才女君看中的,便是这 位魏使君定走的。只是使君说了,若女君喜爱,可让给女君。”

    这男子恰好姓魏,又提到 给什么老夫人贺寿用的。

    小乔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撞到 他依旧望着自己的目光。忍不住蹙了蹙眉。

    “不必,我另换吧。”

    她淡淡道。指了另一幅纹样,约定好日子,留下了定金,没再看那男子一眼,转身便走了。

    这男子目送小乔背影,又远远 望着她登上了停在街口的那辆马车,微微出神时,那个掌柜跟了上来,在旁说道:“说来也巧,此女君 要裱的帛缣也是奉给贵府老夫人的寿礼。只是没 听她提自己是那户人家出来的。”

    男子面露讶色,迟疑了下,从随手手里接过马缰,翻身上了马背。

    小乔回了魏家,这段小 插曲很快便也没放心上了。到了傍晚,传来了话,说魏劭接回了老夫人,到了家了。

新书推荐: 重生之家有宝贝 锦香赋 重生军嫂娇养记 天价鲜妻:宋少求婚请排队 大漠红云:绝世女刀客 玉砌花光锦绣明 重生九零娇妻有系统 肃肃季女 换心追踪 天师上位记
友情链接:    幸运飞艇必赢技巧   企鹅彩票---首页_欢迎您   乐赢彩票_安全购彩   无限彩票网址   699彩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