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折腰 > 13 石邑

13 石邑

    风裹着雪,劈头盖 脸地朝小乔面门扑打而来,她几乎不能睁开眼睛,在马背 上犹如天旋地转,不辨南北,出于一 种自救本能奋力挣扎时,耳畔一个声音传来:“蛮蛮!是我!”

    这声音有些耳熟。

    小乔停止了挣扎,身后那 男人也将她恢复成了正常的坐于马背上的姿势。她睁开眼睛,转头看 到斗笠下露出了一张俊逸的面孔。

    琅琊世子刘琰!

    这一惊非同小可。小乔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突 然冒出来将自己劫走的人竟然会是刘琰!

    “蛮蛮别怕!马车就在前头等着了,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再向你解释!”

    刘琰神色绷的很紧,不时地 回头看一眼身后,安慰了几句小乔,用力夹紧马腹,重重抽了一鞭,马匹放 开蹄子朝前狂奔。

    小乔反应了过来。

    “刘世子!我不会和你走的!你放我回去!”

    刘琰却充耳未闻,非但不停,反而更 加用力地抽鞭催马。

    一口寒 风倒灌进了她嘴里,吞没了她的声音,小乔被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前面路 边已经停了一辆双驷马车,白马驮 着二人驰到近前,马车上 飞快下来了两个接应的人,刘琰飞身下马,将还在 咳嗽的小乔强行抱进了马车,自己跟着上去,厢门一关,马车便拐了个方向,往东疾驰而去。

    上了马车,刘琰神 色终于微微放松了些,见小乔 还趴在那里咳嗽,面露怜惜,一手轻轻环绕她肩,另手拍她后背,低声安抚道:“蛮蛮,吓到你了吧?别怕。我带你走,往后我 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小乔终于止住了咳嗽,直起身体,避开了 他圈住自己的手。

    “刘世子!你不能这样把我带走!我必须回去!”

    刘琰仿佛怔住了,定定地望了小乔片刻,忽然苦笑了下,目光苦涩。

    “蛮蛮,莫非两年不见,你对我竟也生疏了?从前你 不会这么称呼我的。”

    ……

    过往记 忆从小乔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刘琰十三岁来乔家,十八岁回琅琊,次年和自己订婚,如今他二十一岁。

    他在乔 家生活的这五年,虽名为落难,但乔家依旧礼遇于他。乔平为 他聘最好的骑射教习,搜罗兵书供他研习,以上宾之礼相待。小乔和 他也确实两情相悦,婚约本是水到渠成,天作之美。

    倘若现 在的自己还是从前的小乔,小乔会 怎样面对昔日情郎刘琰,她并不清楚。

    但她已 经不是从前的小乔了。

    刘琰给 她留下的最深的印象,不是他 的才情或对自己的深情,而是那 个曾折磨了她许久的前世最后一刻的梦魇。

    前世的小乔和刘琰,作为一对末代帝后,最后以 那样的方式一同赴死,颂之为坚贞也不为过。

    刘琰的后宫,她更可以理解。

    但十三 岁的刘妃死去前盯着她的那道目光,至今每每梦醒,依然还 是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她或许 也可以理解刘琰处置后宫的方式,这在这 个时代被视为理所当然。但她真的无法认同。

    她也同 情前世的悲情后帝刘琰,但她确实,没法再 像从前的小乔一样对他付出相同对等的感情了。

    现在她 不能就这么被刘琰给挟持走,她的心 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

    “世子,伯父毁 了你我婚约将我另嫁,是我们乔家对不住你。但今非昔比,我不是 从前的那个小乔了。我已嫁为人妇。世子对我的深情厚义,我唯有铭记在心,往后遥 祝世子万事顺遂。请世子将我送回,或就近放我下去也可,魏将军 应该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小乔说道。

    刘琰依 旧定定地望着小乔,忽然再次伸出手,用力紧 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你在说什么?我知道 你是被迫嫁给那个魏劭的,这并不是你的本心!现在我来带你走,这样不是很好吗?”

    小乔摇了摇头:“世子,我还是那句话,我感激你对我的好,但现在 我真的无法接受了。何况你这样带我走了,魏劭怎 么可能善罢甘休?往后你 又能带我去哪里?”

    “我既然如此决定了,就没打算再回琅琊。那个世子之位,于我也不是势在必得。跟出来 的都是忠于我的死士。天高地远,我会带 你去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我们永不分离!”

    他说着,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

    小乔慢慢地从他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

    “对不起。恐怕我是要辜负你了。我不会 和你这样走掉的。请你让我回去。”

    刘琰清俊面孔之上,两颧原 本因为激动而泛出的红晕慢慢地消退了下去。

    他就这样盯着小乔,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仿佛入定了一样。

    马车依 旧在道上飞速地疾驰着,车身因 车轮不时轧过路面的凹凸而剧烈地跳动,颠簸的厉害。

    刘琰此刻的眼神,忽然让 小乔感到有些不安。

    “世子……”她试探着,轻轻叫了他一句。

    刘琰仿 佛忽然回过了神,哦了声,脸上重新露出微笑,道:“蛮蛮,你当是 受了惊吓才胡言乱语。你别怕,一切都听我的,我已安排好了。我们往 后会过的很好的。”

    “刘世子!为我放 弃你现在的一切,真的不值!我也不会和你走的。过去的就过去了。请你放下我吧!”

    刘琰盯着她,面上的 笑容再次慢慢地消失了。

    “蛮蛮,你实在令我不解,更叫我失望了。”

    他忽然 一字一字地说道,语气空洞。

    “你知道我的心,日月可鉴,三生不移!两年没见到你的面了,我在琅 琊几乎无时不刻思念。去年好 容易借着你伯父寿日去了趟东郡,原盼着能见你一面,没想到你避而不见。终于等到婚期快近,你乔家 却突然送来一个解约的消息,你叫我如何自处?我刘琰虽无能,也不能 忍这样的夺妻之恨!早两个月前,我就已经上了路,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日连上天也助我,令我将你重新夺回。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是有难言之隐,还是真的也变了心,背弃了 我们从前的誓约?”

    “蛮蛮,你如今顾虑重重,我知道。但你跟我走就是了,不用多想。等过些时间,你就会想通的。你难道 忘了从前你是如何对我说的?”

    最后他 的语气重新又变的温柔了。

    小乔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世子,我……”

    她有些艰难地开口,话音未落,马车仿 佛遇到了什么意外,忽然硬 生生地减缓了速度。因为惯性,小乔整 个人朝前扑摔了过去,刘琰一把扶住了她。

    “怎么回事?”

    马车停了下来。刘琰从窗中探头出去,厉声喝问。

    他忽然一呆。

    正前方 数丈之外的雪地里,一列马 弓手横在了路中间,拦住去路,弓弦已经张满,蓄势待发。

    刘琰神色微微一变,命车夫掉头。身后的雪地里,瞬间却 也赶上了相同的七八个马弓手,接着,侧旁出来一匹马,马上坐了个身披甲衣,手执画戟的年轻小将,姿态狂放,以戟指着马车,放声大笑:“我乃并州陈瑞!刘世子,你将魏劭之妻留下,我敬你是汉室宗亲,绝不不为难于你!”

    ……

    陈瑞,字云吉,并州刺史陈翔三子,素日心狠手辣,曾活剜人心炒之下酒,并州民众惧之,因他又 天生一副阴柔女相,送他一个“玉面罗刹”的绰号。月前博陵一役,魏劭大 败了领陈翔帅印的麾下大将张简,张简损兵折将,被迫引兵西退,陈瑞败 阵逃脱时与张简大队冲散,得亲兵拼死护卫,冲出包围后,身边也 只剩下这二十不到的人。他年轻气盛,争先好功,平日又得父亲宠爱,对魏劭更是不服已久,这次博陵一战,自告领了校尉先锋,夸下海口要活捉魏劭,不料败走博陵,最后还 落的这样的狼狈模样,实在羞于回去,又心有不甘,便一直滞留在了附近。探听到魏劭新近大婚,妻子便是兖州乔女,又见天气日益严寒,自忖再 停留下去也讨不了什么便宜,正要回并州,不想次日,魏劭便 将妻子送去幽州。得知消息,陈瑞一路尾随。只是忌惮魏梁厉害,有万夫不挡之勇,一直不敢过于靠近,更不敢贸然动手。没想到 今日魏梁也百密一疏,竟让刘琰先得手了,这样的机会,他又岂能放过,立刻追了上来,就这么捡了个大便宜,怎能不开怀大笑?

    ……

    陈瑞见 马车里迟迟没有动静,脸色一沉,做了个手势,马弓手立刻放箭,飕飕声中,车厢外传来一阵惨叫,刘琰随从纷纷中箭,受伤倒地。

    马车起先刚停下时,小乔还 以为是魏梁赶到了,但又疑 心他不可能这么快就追到这里。此刻听 到车厢外呻吟声不断,刘琰脸色极其难看,将自己护在了身后,他的一只手,紧紧握住长剑的把手,捏的手背青筋凸起,心里不禁也开始发毛。

    并州陈 家和魏劭向来为敌,去年底 就在博陵刚动过手,她自然知道。

    倘若落 到并州陈家手里,她倒宁 可先跟刘琰走了。

    ……

    一阵脚步声近,厢门被人一把拽开,探进来 了一张白皙玉面,二十五六的年纪,头顶束发金冠,腰系狮蛮宝带,眼睛看 到刘琰身后的小乔,立刻就定住了,一动不动。

    刘琰勃然大怒,猛地拔出剑,剑尖指着陈瑞面门,怒道:“陈将军,我琅琊 素来与你并州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这样强加阻拦,是何道理?”

    这陈瑞 也听闻过兖州乔女美貌,只是没 想到竟美到了这等地步,一见之下,几乎魂飞魄散,见刘琰拔剑怒指自己,这才回过了神,也不恼,以指推开剑身,往后扬了扬下巴,道:“刘世子,我身后人数数倍于你,若不是 看在你是汉室宗亲的份上,今日我焉能留你性命?”

    陈瑞马弓手围了上来,十几柄满弓箭簇,齐齐对准了刘琰。

    “我劝你 还是识时务为好。这美人本也不是你的,我带走,也不算对不住你。你且下来,留马车给燕侯夫人。天寒地冻,我可舍 不得让她冻着了。”

    陈瑞劈 手夺过了刘琰手中长剑,几个马弓手爬上马车,将刘琰 强行从马车上拽了下来。陈瑞再看了一眼小乔,哈哈大笑,“砰”的关上厢门,翻身上马道:“此地不可久留!走了!”

    “陈瑞!你敢动她,我刘琰和你势不两立——”

    刘琰目呲欲裂,追了上去,却哪里还追的上,最后只 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众人马簇着那辆马车在雪地里疾驰而去。

    他狂奔朝前,一直追 出去了数十步外,脚下一个扑跌,最后扑在了地上。

    良久,他慢慢地爬了起来,半跪于雪地里,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浑身颤抖,双目通红,神情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

    魏梁追 赶到这里的时候,地上的 血迹和马车的辙痕都已被再次落下的大雪所掩盖。只能从 几支还斜插在雪地里的箭簇上能推断出片刻前发生的大概。

    刚才曾 有路人给他递送了消息,说有人托他转告,魏侯夫 人落到了并州陈瑞的手里。魏梁想再多问些情况,但路人称别无所知。

    他已派 人以最快的速度日夜兼程赶回去向魏劭报讯,一两天内,他就应 该会收到消息了。

    魏梁一边自责不已,一边焦 急地眺望着远方。

    派出去 搜集陈瑞那一行车马消息的人渐次回来,有人曾 看到去往西南方向。

    凭着经验,他推断 陈瑞应该挟着女君往数百里外的石邑方向去了。那里是 魏劭与陈翔地盘交界距离最近的一个城池,驻有陈翔的大队人马。
新书推荐: 锦香赋 重生军嫂娇养记 天价鲜妻:宋少求婚请排队 大漠红云:绝世女刀客 玉砌花光锦绣明 重生九零娇妻有系统 肃肃季女 换心追踪 天师上位记 青春的旅途我不孤单
友情链接:    幸运快艇官方开奖   505彩票手机app下载   全民中彩票平台   幸运飞艇规律数字高手   699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