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我的东北军 > 第36章

第36章



手术室内,林可胜 刚刚把肚子被炮弹片撕开的士兵缝合上,正要给 断腿的士兵继续做手术,突然外面枪声大作,那士兵 勉强甚至还清醒,喘着气道:“大夫!你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掉了!你活下 去还能救更多的人,给我一个手榴弹,我和鬼子拼命了!”

林可胜 一脸决绝和慈祥道:“孩子,不要说傻话,时间还有,我只要 花五分钟就能给止血,赶紧躺下,配合我抓紧时间!”

此时外 面围聚的日军越来越多,马文明 手下的一个营基本全打光了,马文明冲到手术室:“林院长!快走呀!”

“再给我一分钟!“林可胜汗流满面。

马文明 咬咬牙一扭头又冲了出去。

“呯!”手术室 的门被粗暴地一脚踢开,一个满 身血污和硝烟的日本兵闯进来,略看清 后日兵呀呀怪叫着挺起刺刀刺向林可胜。众人惊呆之时,旁边给 林可胜递送手术刀的助手“啊”地叫着 勇敢地扑上去一刀刺中日军肩膀的同时也被日兵刺刀捅了个透心凉。

“呯!”林可胜 用部队发给他防身的佩枪打死了那个日本兵,忍着眼 泪继续冷静做完手术才抬着伤兵离开。一行人刚刚离开,身后一 顿尖利的呼啸声后,手术室 被数发炮弹给炸毁。

医院后 面便是滚滚太子河,河面上 还有座狭窄的水泥桥,十几个 东北军工兵在围着桥墩忙碌着,此时从 医院撤离的人群才慢慢即将过去。

“你们赶紧走!”工兵们大喊:“这座桥马上要爆破了!”

突然,南岸数 处民房中老鼠般窜出一小队日本,怪叫着 向人群纷纷开火,一下子 好几个人被击中身上绽开一朵朵触目惊心的血花。一个高 举着输液瓶的护士被击中无力倒地,“呯”的一声 摔破的药瓶流出的药液和流出的血混在了一起。

“我日你姥姥!”工兵们 眼睛一下子红了,挥舞着 工兵镐扑上去和鬼子肉搏起来,怒吼和怪叫声中,一颗颗 丑陋的鬼子头颅被沉重锋利的工兵镐砸烂。

更多的 日军出现在了桥头,黄鸦鸦 的颜色很快淹没了那十几个东北军工兵灰色的身影,甚至还 有一辆九二式坦克轧着遍地的尸体缓缓冲上桥,试图冲到北岸,后面密 密麻麻跟着一大群日军。

“轰!”数声巨响,绑在桥 墩上的炸药被剩余的工兵引爆,整个桥面一下子倾覆,上面的 日军和坦克像下饺子般咕噜噜全部倒进了河里,那辆铁 皮坦克直接成为了里面三个鬼子坦克兵的棺材直沉水底,剩余的 落水日军一个个狼狈不堪在水面上挣扎,11月冰凉 的河水冻的他们浑身麻木,北岸的 东北军们纷纷打起了落水狗,落水的 日军基本被一枪一个全部打死在了河里。

此时南 岸的东北军主力和重要机构基本都撤到了北岸,撤到北 岸的东北军士兵们流着泪听见河对岸传来的一阵阵惨叫,那是兽 性大发的日军在用刺刀捅死来不及带走的东北军伤兵。

连接辽 阳南北两岸的桥梁基本被工兵们炸掉了,只留下 辽阳最大的一座“云虹”大桥还没有炸掉。

这座连 接辽阳两岸被张学良亲自命名的的大桥是东北第一个五年发展计划项目之一,1930年由德 国桥梁专家汉斯·弗莱舍尔设计并监造,纯钢筋 水泥混凝土构件并采用了巧妙的力学设计原理,宽敞的 桥面上横卧着两条铁路和两条公路,属于火车汽车两用桥,不但是 东北南北交通的一大要道,还是辽 阳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依靠。当时建 成之后的庆祝酒会上,汉斯·弗莱舍 尔拍着胸口保证“这桥八 级地震也震不倒”,当时出 席酒会的于学忠对此嗤之以鼻。可是眼 下看着自己的工兵营忙活了半小时也只是炸伤了一些水泥块而已,整个大 桥基本毫发无损。看到这 情景于学忠不得不从心里佩服,德国人 造的东西还真他妈的结实。

“日军坦克!”负责守卫大桥的491团尖兵嘶声高喊。

伴随着 日军坦克发动机嘈杂的声音,一排排 坦克机枪子弹已经先行扫了过来,打在桥 面上嗤嗤地弹起一串串水泥灰土,十几个 来不及躲闪的工兵纷纷中弹被打死在桥上。日军为了攻进北岸,这座唯 一横跨在太子河上的云虹大桥一下子成为了日军重点攻击点。可以并 行两列火车的桥面上,七八辆 日军坦克张牙舞爪开进而来,后面密 密麻麻跟随着大量步兵。“给我打!”108师491团团长庞怀山“呸”地吐掉 刚刚点上的烟大吼道,机枪手们纷纷开火,中弹的日军纷纷倒地,大量的 子弹打在了钢筋桥面护栏上迸出刺眼的火花。同时东北军的120mm重型迫 击炮也连连开火,炮弹嗖 嗖地飞向日军头上,一时间日军死伤累累。“炸这些狗日的!”官兵们大喊着,一片片 手榴弹也飞到了日军头上。混战中,一发迫 击炮不偏不巧飞到日军一辆八九式坦克上,那辆坦 克上的日军机枪手顿时整个上半身被炸掉化为一团血雾。被打痛 的日军慌忙趴下倚靠着被摧毁的坦克用机枪和手榴弹与491团护卫官兵交火。而其余 日军坦克则肆无忌惮扑上前来,坦克机枪喷着火舌,子弹贴 着东北军头皮横飞。

“把反坦克炮推过来!对准鬼子的铁皮王八!”炮兵们推着沉重的37mm反坦克 炮到桥头猛烈向日军坦克开火,“目标!前方46米!日军92式坦克!炮口抬起五十三度!预备,放!”随着炮兵们的口令,一发发37mm反坦克炮弹应声而去,弹头温度起码3000度的炮 弹轻易地撕开了日军坦克薄弱的装甲,将里面炸个稀巴烂。一辆接 一辆日军坦克被击中着起火来,直看得491团官兵 们兴奋的真恨不得把这些干掉让他们吃尽苦头的鬼子坦克的炮兵们狠狠地亲上几口。

“代——(日语:开炮)!”在日军军官的咆哮中,一发发75mm步兵炮 炮弹飞到北岸桥头,直炸的 东北军官兵们猝不及防,表现勇 敢的反坦克炮手们也被炸得伤亡累累,炮火也大大减慢了。

“杀给给——(日语:射击)!”日军坦 克再次汹涌扑上来,火舌狂吐。整个桥 面被日军坦克履带轧的不停颤抖。

“咻!”尖锐的呼啸声中,一发“铁拳”火箭弹 发射的炮弹猛地击中最前头的一辆九二坦克上,弹头迸 发的三千五百度高温的金属流一下子撕裂了九二坦克薄薄的正面装甲钻进坦克内部爆炸开来,顿时整 个坦克化为一团焦黑的废铁,炸碎的 坦克残片向四处八方飞溅,后面跟 随冲锋的日军纷纷被击中倒地。肩扛东 北兵工厂新研制刚刚生产了第一批就投入实战的仿德国“铁拳”反坦克火箭炮的101师反坦 克兵们不顾横飞的子弹继续向桥面上的日军坦克开火,一辆又 一辆日军坦克在东北军士兵的欢呼声中被炸成燃烧的废铁。日军坦 克兵大惊失色下慌忙争先恐后倒车后退,结果一 个又一个日军步兵来不及躲避被己方坦克连连轧倒在地发出非人惨叫声,一时间日军阵脚大乱,坦克步 兵在桥面上挤作一团。

“杀呀!”看着日 军慌乱作一团东北军们纷纷跃起冲上桥面凶猛杀向逃窜的日军部队。

“轰!轰!轰!”南岸日 军山炮部队一起开炮,炮弹准 确落在冲锋的东北军头上,表现突 出的东北军反坦克兵更加受到重点关照,在日军 冰雹般的炮弹下几乎死伤殆尽。东北军 步兵炮手们也纷纷开炮回击。

“八嘎!”日军战 车大队大队长青田大佐眼见自己部下的窝囊表现,勃然大怒上前:“为什么不突击过桥?”

看着青 田大佐双眼布满血丝的骇人模样,那个被 质问的八九式战车车长胆战心惊道:“东北军 有击毁我方战车的新式武器,我战车 大队损失严重不得不退却下来呀!”

回答他 的是迎面飙着寒风而来的一把印着菊花标志的武士刀!在意识 消失前的一霎那,那坦克 车长飞出去的头颅分明还看到了自己脖腔喷出的一尺多高的血泉。

一脚将这个“临阵畏敌逃脱”的坦克车长头颅踢开,青田大 佐亲自发动一辆八九坦克迎着对面东北军的猛烈子弹冲向对岸。此时桥 面上已经密密麻麻铺满双方战死官兵尸体,青田大佐开着的13吨重的 坦克直接以尸体为路缓缓碾压过去,坦克的 整条履带都变得血淋淋,钢铁缝 隙之间还夹杂着大块肉块内脏,一路上响起“劈劈啪啪”恐怖的骨骼破裂声,甚至还 有还没有死透的官兵被活活轧死前发出的一声声惨叫。就在青 田大佐终于驶上对岸时候,尸堆里 面一个被震昏的101师反坦 克兵在自己双腿被青田的坦克轧上产生的巨大疼痛给震醒,这个反 坦克在临死前拼着最后的力气将一枚反坦克手雷贴到了九二坦克的侧面装甲上。

“轰!”一声霹雳般的巨响后,青田大 佐的九二式战车被炸作两截,大佐本 人也变成了一堆烧焦的碎肉,这最后 的爆炸也标志着日军在云虹大桥上的攻势终于被遏制了。此时桥 面上横七竖八停着一辆辆燃烧的日军坦克,重重叠 叠四仰八叉堆满了双方战死士兵的尸体,北岸桥 头东北军战死官兵的尸体甚至堆积达到两米多厚,从阵亡 官兵留下的血水将整个桥面都浸成红色,血水再 顺着桥墩流到了河里,将整个 桥墩都涂抹成为了红色。在辽阳会战结束期间,这座大 桥被东北军日军双方反复争夺易手17次之多,每一次 都是一方战至尸山血海将其夺下后,又被另 一方战至尸山血海再将其夺去。有一名 日军随军记者拍下了这座大桥的全景照片传回国内后日本国民惊呼此桥为“血桥”。事后经 过东北军方面认真的数据统计,这座长177.5的大桥 上共计双方战死官兵尸体875具,被击毁 的日军坦克一十九辆,这座桥 也得了另外一个称号——“日军第3战车大队的坟场”。
新书推荐: 众仆之仆 晚明天子 永不移动的界碑 唐朝工科生 蝶与谍 江山美色 巡狩大明 相门嫡女盛世宠 崛起之盲女 盛世谋春秋
友情链接: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app   全民中彩票平台   QQ易迅彩票网址   九州彩票_安全购彩   QQ易迅彩票---首页_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