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逐马挥戈 > 第一卷 五十七节

第一卷 五十七节

    将士又是一阵高呼。

    史千斤 爆发出一阵大笑,接二连三如此喊话。顷刻之间,打对面冲出一骑,手持双鞭,一人咆哮:“休要再臊我,儿子才不敢与你再战。”

    王志一看,果然是谢铁牛。

    说实话,自打他上任为止,他有点 儿看史千斤不顺。

    这史千 斤确实是条猛将,但凡京北道,都知道这号人,也都知道他三言不合,提械就上的毛病。两年前,他本是个裨将,随军追剿流寇,战场上 一个劲儿往前猛冲,长戈一突,就把自 己的上司和一名流寇头目一起干死了,事后,却若无其事,继续冲杀。打完流寇,上头找他问他的上司,这小子反问:“不会被我打死了吧?!”

    宪兵上前一闻,闻到他满嘴的酒气,立刻把他抓了起来。

    当时朝廷形势乱,也算用人之际,考虑到他喝了酒,又是两个一起刺死,而那个敌酋,是流寇 中相当重要的人物,就断了个误杀,将他发配来雕yīn。

    这两年工夫,他又靠着一身军功混了上去,看起来又有了前程,但误杀 自己上司岂是小事,这可是 军中最为忌讳的。

    京北道 军方上下无人不知,史千斤 能上战场打胜仗,也能杀死上级。

    谁不怕 要个这号人到身边,哪天他喝醉酒,或者是出于误杀,或者纯粹是报复,把你给挑了?!

    好几次,逢到要调走,升官,上头就有人强行压下,一来二往,史千斤 也有了自知之明,混成个老油子,什么事儿也不管,整天喝酒,折磨麾下几十个弟兄,别的事,好像和 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志的前任,手下没什么可用之才,找他了解、了解当时的情况。他当面说得可好听,说:“当年那件事,我喝了酒,眼里只有敌酋,糊里糊 涂就干了傻事儿。”当时的 守备看他诚恳的模样,心说:“是呀,这喝了酒,战场上又杀红了眼,哪有个准?!”就提他做了校尉,为这事儿,还跟上头闹了好几架。史千斤这就爬了两级,按说,他应该感谢他的上司,其结果,他不但打仗不出力,还动不动耍酒疯。

    就在王志来之前,他喝醉了酒,就把谢铁牛摁胯下了,骑了两圈,一回头,提了个短叉,把当时 一起喝酒的几人追得上蹿下跳。

    守备觉 得又是喝了酒的事儿,jǐng告jǐng告他,也没追究。可就在 楼关打败仗之后,上头派人来调查,问他楼 关丢失是谁的责任,他立刻 把守备的恩情抛到九霄云外,跟人说:“将军是个白面书生,懂啥?!我早让 他把营辕搬到楼关上,他不听,我早告诉他,楼关出cāo,不能跑外头,他不听,总以为胡虏还离得远,这回胡虏来打,楼关危机,他还压 根就没敢点兵去救援。”

    敌情不明,守备确 实没敢点兵去救楼关,反而是史千斤一混蛋,故意不见传令兵,带着人去接应。

    朝廷回头,问那前 任是不是真有这些事。

    守备默然不语,未接受朝廷赐死前,就自杀了,临死时说:“悔拔千斤儿。”

    人死之后,史千斤 看都不去看一眼,反而跟自己的手下说:“我就是个粗人,是为他卖命的,就和你 们为我卖命一样,可我也就是给他卖命,仅此而已,他自己的死活,是他自己的事儿,我的死活,是我自己的事儿。”

    这就是史千斤,忘恩负 义到了这种程度。

    王志来到,虽然足足下辖六旅,其实却只是个统领,本想将他降级,却不好 一换就换主力旅的校尉。

    何况这个史千斤,练兵忒狠,在雕山边上摔拿滚爬,将兵养 得个个如狼似虎,无论雕yīn,还是黄龙,城里的 小孩都会唱首歌,词曰:“谢兵能犁地,史兵能喝酒。谢兵犁田要铜钱,史兵喝完把命玩。啷儿个铛,啷儿个铛,身上背长枪,当兵不急慌,姓史容易,姓谢难,保你一年就过完。”

    也就是说,这谢铁牛,带兵宽松,不怎么cāo练,当兵的 闲得跟人家种地,要俩钱花花;而这个史千斤的兵,没明没夜,一天下来,身上都褪层皮,软得跟烂泥一样,到了晚上,就想喝酒,晕乎晕乎,止止疼啦,他自己都能喝酒,自然也不禁酒,自己的兵一旦呆久了,个个能喝酒,喝完酒就开始不要命,缠着战友比试武艺,看看自己够不够格儿,能不能 混去谢铁牛那儿。

    他这些当兵的,有不少 受不了史千斤的折磨,就往谢铁牛营里跑,谢铁牛就把关捡便宜,看武艺好才要,所以要进去,比较难,而史千 斤这儿兵动不动就跑,常常缺兵,后方一补充人,就不管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抢来就要。

    王志虽 然看不上史千斤的混蛋xìng格,却也知道这点,能打仗 的兵几乎都是史家出品,轻来小去的事情,也不搭理他。

    不搭理他,他反而格外听话,虽然有点偷jiān耍滑,却让干啥就干啥。

    其它校 尉大多和邓校尉有私下来往,他没有,私生活也算检点,一天到晚,就是喝点儿酒,练练兵。

    其它校 尉动不动给上头闹饷,他不闹,因为见丁就要,要了就练,练得那么苦,士兵不能饿着,那就得 动不动改善生活,所以,他也吃不着空饷,几个儿 子都在老家受饿,只好来找他爹,一起当兵,他大概是饿怕过,为补不足,还会过,见chūn开荒养羊,今年chūn上,带人在 山里伐了百十棵大槐树,又垒了一片羊圈,开了一大片荒。

    别的校 尉纷纷跟和当地的大户论交,要是人 家有个什么事儿,打个招呼,立刻就给办,他不通此理,动用兵卒的事儿,明码标价,得来的钱,仍然是买羊,买粮,给士兵改善伙食。他带兵,就一句话:你当你的兵,我当我的校尉,我不短你吃喝,你别短我cāo练。

    然而今儿,他一反常态,不知道发哪门子神经,穿戴整齐,出来夺先锋大旗来了。

    王志心 里还真摸不透底儿,怕怕的,他当然 也知道这谢铁牛更是又气又怕,这不,嘴里虽然说是“你少臊我,我咋不敢应战”,却是一出来,就飞马直取,双鞭齐出。军士围 起来的场子并不是很大,史千斤手持两丈长戈,叫阵时又驻了马,谢铁牛却持了短兵器,轻出直取,大大占了便宜,王志当然知道,要是不怯史千斤,断然不 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厚着脸皮,招呼一打就冲。

    谢铁牛飞驰直下,瞬间挺 进史千斤长戈之内,史千斤马不及走,戈无旋舞余地,他只道 谢铁牛一击必中,正要喊一声“鞭下留人”,那史千斤也有了举动,横马斜走,倒曳长戈,与谢铁牛相遇,旋即就 见谢铁牛双鞭交打,擦着史 千斤的后背而过。

    两马旋即并辔,史千斤左臂一舒,就逮上谢铁牛的后背。众将士一片雷动,为谢铁牛助威。谢铁牛 不放弃地舞动双鞭,往一侧挥,却不知为何,因为自己的马太快,回回砸到正好,都是在史千斤前头晃。

    史千斤大叫一声“起”,就不再跟着他跑,身子往后一挺,矮壮,矮壮的 谢铁牛就一下离开马背,被史千斤举到头顶,面朝天背朝地,再不甘心地挥舞两鞭,就像是一条多脚虫。

    王志不禁骇然,他自己也jīng通十八般兵器,自然看得出来,谢铁牛 之所以双鞭无用,正因为马速太快,被史千斤一冲,冲成并行,吃不着感觉,砸击也不着力,而正因为马速过快,史千斤对时机的把握,和抓举的臂力,双腿控马的腿功,都达到 了一种骇人的程度,别说谢铁牛,就是自己,恐怕也 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他四处张望着,还不知 陈绍武会不会来挑战此等强敌,一时感到头疼。

    这时,军中又冲出一骑,大声叫道:“放下吾长官。”王志再看,已经认得,这就是 刚刚夺车的勇士,他不知何时回到军中,骑来一马。

    他手持阔背长刀,竟单手旋舞,一看就是气力超绝。喊声刚落,史千斤就打了转,高举个 甲克虫一样的谢铁牛,直奔过去,以这种奇特的姿势,单手cāo戈,戈头跃起,颤巍巍晃动。那持长 刀的勇士也非浪得虚名,陡然一让人,戈在身侧刮了过去。

    他让了长戈,才发觉 史千斤走的是弧线,巧妙地 利用长戈的距离,让马往外偏走了,使两马没有如期相交,当即狂舞手中大刀,勒马急转,要追击史千斤,在马匹蹦跳中,嘶声叫嚣:“你敢与我一战?!”

    史千斤 的马也是越来越快,直朝先锋战车而去。

    别营的将士也没闲着,纷纷趁 史千斤和谢铁牛交手,抢夺战车,眼看史千斤突然冲来,受其积威,纷纷四散,有的干脆放弃了,往自己的阵营回跑。

    已经驾 了战车的军士也是个军官,站在战车的前面,咬着牙晃缰绳,希望能 逃出史千斤的追击,或者利用战车的优势,拐弯时 倾轧到史千斤的战马。

    他那两 个坐在后面的同伴也早准备好了兵器,一人双手抱戈,一人持弓。史千斤赶交并行,和戈兵互刺着,等双双刺空,都没有再刺的余地,接近上去,大喝一声,舌底象是绽开了一声chūn雷,把谢铁牛朝人就投。战车被谢铁牛一冲,右轮一跳多高,几乎翻了过去,只因为异常坚固,才挺了下去。

    弓箭手 被谢铁牛撞下战车,拉在车后,御者拼命地稳住战车。

    戈兵也 想奋力拉他回来,让人想不到的是,谢铁牛却很顽强,摇晃着爬起来,把戈兵击下战车,奋力往前翻越,去与御者抢车。

    两个人 在战车奔驰中相互殴斗,戈兵在地上打了个滚,又追了回来,却遇到 追史千斤的勇士,被对方 俯冲时拉上后背,一个翻滚,又倒在地上。而那个弓箭手,却咬着牙爬起来,先是拉了满弓,shè中战车 后面的大刀勇士的红缨,继而转身,去支援御者。

    这时谢 铁牛已经赶下御者,自己拉缰。

    弓箭手上了弦,直着他的后背,大喊:“跳下去,跳下去。”

    大刀勇士被人shè中红缨,自觉别 人已经手下留情,慢了下去。谢铁牛也被逼无奈,跳下战车,全场雀呼,只道弓 手所属旅必可将战车赶回去,却不料,战车竟然失控,直奔圈外的。弓箭手亦是无奈,冲着前方奋声大吼,让人躲避。全场又是高cháo一样沸腾,只见史千斤回冲归来,腾空而起,戈影横斜,击下弓箭手,上了战车,一丢长戈,控车回转。

    陈绍武 之前准备了数十人,以为夺先锋,要带着大伙抢,现在一看,上来的 都是个别好武艺的人,正不知 道要不要按原计划行事,突见史千斤要胜出,也不管 是不是人多欺负人少,大呼一声,率人冲了上去。

    王志知 道各营的人早已抢红了眼,却没想到,陈绍武带出了一群人。

    陈绍武带人后到,迎在马车前头,朝史千斤的战车冲去。史千斤也吃了一惊,紧急勒马,和当初 那大刀勇士一样下来两腿,抗拒冲势,但还是 没及时刹下马车,一名冲 在最前面的甲士,本想学人家跳马,却不得技巧,刚刚摸到马背,就被冲势带了身体,断燕一样斜飞出去,在地方打滚。
新书推荐: 独断大明 烈焰狂兵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 乱清 在三国 杀怪升级当战神 草莽帝王 奋斗在红楼 大国医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银狐
友情链接:    千禧彩票_安全购彩   QQ易迅彩票网址   趣彩彩票_安全购彩   无限彩票网址   幸运飞艇规律数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