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白夜行 > 第27章

第27章

跟那种 母亲生活在一起,她大概只有吃苦的份。”

“她母亲有什么不对?”

“我不知道,可是生活应该很苦。以前是 在乌龙面店之类的地方工作,也是勉 强才付得起房租,而且还有积欠哩!”田川朝着上空吐烟。

“这样啊。”

“可能是 因为日子过得很苦吧,那个叫 雪穗的女孩冷静得出奇。发现她 母亲尸体的时候,连一滴眼泪也没流。这倒是吓了我一跳。”

“哦……”正晴颇感意外,回视田川。礼子对他说过,雪穗在 文代的葬礼上号啕大哭。

“那时,有人认为可能是自杀,对吧?”内藤从旁插话。

“啊,没错没错。”

“那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 有好几件事表明,这样比较讲得通。不过我 是从一个一直跑来找我的警察那里听来的。”

“讲得通?”

“是哪些啊?很久了,我都忘了。”田川按着太阳穴,但不久便抬起头来,“啊啊,对了。西本太太吃了感冒药。”

“感冒药?这有什么?”

“吃的不是普通的量。照空药袋看,好像是 一次就吃了一般用量的五倍还不止。记得他们说,尸体被送去解剖,结果证 明真的吃了那么多。”

“五倍还不止……那的确很奇怪。”

“所以警察才怀疑,是不是为了助眠。不是有种自杀方法,是吃安 眠药加开煤气吗?他们才 会怀疑是不是因为安眠药很难买,才用感冒药代替。”

“代替安眠药……”

“好像还喝了不少酒,听说垃 圾筒里有三个杯装清酒的空杯子。人家说 那个太太平常几乎不喝酒,所以也 是为了入睡才喝的吧?”

“唔。”

“啊,对了,还有窗户。”可能是 记忆渐渐复苏的缘故,田川打开了话匣子。

“窗户?”

“有人认 为房间关得死死的,太奇怪了。她们住 处的厨房没有排气扇,做饭时 本该把窗户打开。”

正晴闻言点头,的确如此。

“不过,”他说,“也有可能是忘了打开。”

“是啊,”田川点点头,“这不能 算是自杀的有力证据。感冒药 和杯装清酒也一样,别的解释也说得通。更何况,有那孩子作证。”

“那孩子是指……”

“雪穗。”

“作什么证?”

“她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是证 实说她妈妈感冒了,还有她 妈妈觉得冷的时候,偶尔也会喝清酒。”

“嗯。”

“刑警他们说,就算感冒吃药,那个药量也太奇怪了,可是她 吃那么多药到底想干吗,只有问死者才知道了。再说,要自杀 干吗特地把锅里的大酱汤煮到冒出来呢?因为这样,后来就 当作意外结案了。”

“警察对锅有疑问吗?”

“天知道。反正那也不重要吧?”田川在 烟灰缸里把烟摁熄,“警察说 要是早三十分钟发现,或许还有救。不管是自杀还是意外,她就是注定要死吧。”

他话音刚落,有人从 正晴他们身后进来了,是一对中年男女。“欢迎光临!”田川看 着客人出声招呼,脸上堆 满生意人的亲切笑容。正晴明 白他不会再理睬自己,便向内藤使个眼色,一同离开。

4

略带棕 色的长发遮住了雪穗的侧脸。她用左 手中指把发丝挽在耳后,但仍遗漏了几根。正晴非 常喜欢她这个撩头发的动作,看着她 雪白光滑的脸颊,便会忍 不住生出一股想吻她的冲动,从第一 次上课便是如此。

求空间 中两个面相交时的直线方程式——雪穗正在解这一问题。解法-已经教过,她也懂了,她手里 的自动铅笔几乎未曾停过。

距离正 晴规定的时间还有很久,她便抬起头说:“写完了。”正晴仔 细检查她写在笔记上的公式。每个数 字和符号都写得很清楚,答案也正确。

“答对了,非常好,无可挑剔。”他看着雪穗。

“真的?好高兴哦。”她在胸前轻轻拍手。

“空间坐 标方面你大概都懂了。只要会解这个问题,其他的 都可以当作这一题的应用题。”

“可不可以休息一下?我买了新红茶呢。”

“好,你一定有点累了。”

雪穗微 笑着从椅子上站起,离开房间。

正晴仍坐在书桌旁,环视房间。她去泡茶的时候,他都单独留在房里,但这段 时间总是让他坐立难安至极点。坦白说,他很想 探索房间的每个角落,想打开小小的抽屉,也想翻 开书架上的笔记本。不,即使只 知道雪穗用的化妆品品牌,一定也 会得到相当的满足。但是,如果他到处乱翻,被她发现了……一想到这里,他只得 安安分分地坐着。他不想被她瞧不起。

早知如此,就把杂志带上来了,他想。今天早上,他在车 站零售摊买了一本男性流行杂志。但杂志在运动背包里,那被他 留在了一楼的玄关。背包有些脏,又是他 练习冰球时用的大包,他习惯 上课时把它留在下面。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能看着室内。书架前 有一台粉红色的小型录音机,旁边堆着几卷卡带。

正晴稍稍起身,好看清楚卡带的标示。上面有荒井由实、OFFCOURSE等名字。

他重新在椅子上坐好,从卡带 联想到全然无关的事——“Submarine”。他们今 天再次在美浓部主导下交换消息,但对于 程序从何泄漏仍无头绪。另外,美浓部 打电话到出售卡带的“无限企划”公司,也一无所获。

“我问他 们是怎么拿到程序的,对方坚持不肯透露。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请她 叫技术人员来听,也不得其门。他们一 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勾当,我看目 录上其他商品的程序一定也是偷来的。”

“直接去他们公司呢?”正晴提议。

“我想没有用,”美浓部当下便驳回,“你去指 责说他们的程序是从我们这里剽窃的,他们也不会理你。”

“如果拿‘Submarine’给他们看呢?”

美浓部依然摇头。“你能证明‘Submarine’是原创作品吗?只要对 方说一句你是抄袭‘MarineCrash’的,便无言以对。”

听了美浓部的话,正晴越来越懊恼。“照学长的说法,岂不是 什么程序都可以偷来卖了?”

“没错。”美浓部冷冷地说,“这个领 域迟早也需要著作权的保护。其实,我把事 情告诉了懂法律的朋友。我问他,如果能 证明他们偷了我们的程序,可以要求什么赔偿。他的回答是‘No’。换句话说,非常困难,因为没有先例可循。”

“怎么这样……”

“正因为这样,我巴不 得找到罪魁祸首,找到以后,绝对要他好看。”美浓部恶狠狠地说。

就算找到剽窃者,顶多也 只能揍他几拳吧。正晴甚感无力,脑海里 浮现出同伴的脸。到底是谁这么粗心,让人偷走了程序?他真想 数落那家伙一顿。

原来程 序也是一种财产啊——正晴再次这么想,以前他 鲜少意识到这一点。到目前为止,由于这 程序对他而言非常重要,存放处置都很小心,却几乎 从未想过会有人偷。

美浓部提议,每个人 把自己曾对其展示、提及“Submarine”的名单列出来,理由是“会想到剽窃‘Submarine’的人,一定对它有所了解”。大家都 把想得到的名字列了出来,人数多达数十人。研究室的人、社团伙伴、高中时代的朋友等等,什么人都有。

“这当中应该有人和‘无限企划’有所关联。”美浓部 注视着抄录了名字的报告用纸,叹了口气。

正晴能 够理解他叹气的原因,即使有所关联,也不见得是直接的。这数十人当中,不乏再 延伸出更多分支的可能性。果真如此,要实际 追踪调查谈何容易!

“每个人去问自己提过‘Submatine’的人吧,一定可以找到线索。”

同伴们 纷纷对美浓部的指示颔首赞成。正晴虽然点头,心里却不禁怀疑:这么做 真的能找到剽窃者吗?

他几乎 没有和别人提过“submarine”,对他而言,制作游 戏也是研究的一环,这种专业的话题,外行人 多半感到枯燥乏味,而且游 戏本身的趣味性也远不及“太空侵略者”。

不过,有一次他把“Submarine”的事告 诉过一个完全无关的人,那个人正是雪穗。

“老师在 大学里做什么研究呀?”

听到她这么问,正晴先 说起毕业研究的内容,但影像 解析和图形理论对一个高二女生自然不是什么有趣的话题。雪穗脸 上虽然没有明白表示无聊,但听到一半,显然失去了兴趣。为引起她的注意,他提起游戏。她眼睛随之一亮。

“哇!听起来好有趣哦,你们做 的是什么样的游戏?”

正晴在纸上画出“Submarine”的画面,向她说明游戏内容。雪穗听得出神。

“好厉害哦,原来老 师会做这么厉害的东西呀!”

“不是我一个人,是研究 室的伙伴一起做的。”

“可是,整个架 构老师不是都懂吗?”

“是。”

“所以还是很厉害呀!”

在雪穗的注视下,正晴感 觉心头火热起来。听到她说赞美的话,是他无上的喜悦。

“我也好想玩玩看哦。”她说。

他也想 实现她这个愿望,问题是他没有电脑,研究室里虽然有,但总不能带她去。说明了这一点,她露出失望的神情。

“真可惜。”

“如果有 个人电脑就好了。
新书推荐: 重生之黑化影后 星纪游记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真科技无双 会穿越的橘猫 无限求生 我被系统托管了 树冠之城 幻想世界大穿越 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友情链接:    23彩票平台   时分彩票网   1997彩票计划   时分彩票网址   时分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