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提醒休息积攒力气休息短信丽都饭店8日记录:有人晚上发

作者: admin 分类: 短信笑话 发布时间: 2020-01-14 03:24

  昨日,马航失联客机MH370乘客家属文万成在北京丽都饭店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新京报记者周岗峰吴江摄

  3月9日,丽都饭店,家属区内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志愿者正在安抚家属。新京报记者周岗峰摄

  昨日马航宣布信息发布移交给政府;失联乘客家属已等待8日,各种纷杂信息及辟谣引发焦虑、愤怒等情绪,但仍抱希望

  过去的8天里,谣言,被否认、新的谣言,再次被否认,守候丽都饭店二层的家属们在纷杂的信息里,寻找着亲人们的下落。他们被焦虑、悲伤和愤怒裹挟着,经历着过山车般的情绪波动。

  昨天下午2时20分,马航商务总裁休邓利维在丽都饭店二楼对家属表示,因涉及刑事调查,根据国际法,马航方面已无权回答家属问题。

  “从这一时间开始,所有有关失联飞机的消息,将由政府有关部门发布信息给家属和媒体。”休邓利维说。

  昨天的发布会,马航仍未令家属满意。下午2时31分,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布失联飞机最后一次与卫星联络是3月8日北京时间8点11分,安静的家属立刻开始抗议,“你们为什么隐瞒消息?”“到底真相是什么?”一名女家属激动地站了起来,随后被后面的人按了下去,“先坐下,还没讲完呢,人还有希望。”一名家属说。

  昨天上午,家属们都在讨论着来自美联社的一条消息:马来西亚一政府官员表示,调查人员已能确认,马航MH370客机是被一名或多名具飞行经验的人所劫持。

  尽管在昨天下午的发布会上这一消息未被正面证实,但家属没有阻拦休邓利维离去,很多人长舒了一口气,安静地离开了休息区回到房间。

  “如果真是劫机,那么我的女儿和女婿就有生还的希望了。”失联乘客燕子的父母说。

  过去的8天里,谣言,被否认、新的谣言,再次被否认,守候丽都饭店二层的家属们在纷杂的信息里,寻找着亲人们的下落。他们被焦虑、悲伤和愤怒裹挟着,经历着过山车般的情绪波动。

  “为什么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家属们总是不断地重复这个问题。过去8天里,马航在丽都饭店的信息通报会,没有给出多少新信息,行为将被强制退市新闻报道1807282020年1月12日证监...。更多的是一次次的否认与澄清。甚至马航、马来西亚军方常各执一词,马航自己的消息也前后矛盾。

  11日,下载乐游戏中心下载乐嗨嗨 乐嗨嗨手游app下载拥有千余款bt手游,超多人在线的bt手游,更有折扣福利送不停。乐嗨嗨手游app下载给玩家们提供了完美折扣福利, 2020年1月5日在线观看... ...,马航发布消息称搜索和救援队目前将搜索范围扩大到飞行道以外的马六甲海峡的西海岸,MH370有折返的可能性,而越南官方不久便宣布停止一切在先前公布的“失联海域”的搜救行为。

  这一消息再次引爆了家属的不满,距离失联已经三天,搜索区域还在变化,家属开始质疑马航以及马来西亚政府故意隐瞒消息。

  13日,家属们开始抱怨为何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马航一定有信息在瞒着我们。”他们都无法再信任马航。家属们商量要统一提问。

  宴会厅的白板前,家属们写下自己的问题,微信群里也在汇总着问题。飞机从民用和军用雷达上消失的确切时间成为首要问题,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搜救区域的准确。

  “每个问题都设置成yes或no来回答。”一名家属提议。家属们一致认为这能让马航再也没有办法逃避问题。

  13日中午,一名男家属提问:“你们说过马来西亚军方雷达检测到了不明飞行物是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这名家属追问:“有没有击落不明飞行物?”马方大使迟疑了:“这个问题需要军方回答。”坐在下面的家属嚷起来:“现在给军方打电话!”“除非回答了这个问题发布会才能继续,就说是yes还是no。”

  马来西亚大使只得拿出手机拨通了马来西亚军方的电话。大约一分钟后大使放下电话,只回答了一个词:“No”。

  愤怒的情绪从9日凌晨2点55分马航第一次出来面对家属就已出现。当时家属已焦急等待了八个小时,但马航公布的信息并不比家属知道的多。家属将矿泉水瓶扔向马航的工作人员,甚至有家属直接朝他们泼水。

  10日中午,马航向家属派发午餐券,限定每位家属只能领4张,这让一个有六名家属的家庭非常不满,愤怒的家属把餐券摔在一位女工作人员身上。

  13日的新闻发布会是8天里时间最长的一次七个小时。家属们前一天就商量好了,每一个问题没有答案,就僵持下去。当天的发布会,除了马航的高层领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马来西亚大使也出席了。

  然而,发布会开始不久,再次陷入混乱,家属们质疑马航中国区市场经理王玥,认为她在有选择地翻译,并且质问“你是中国人吗?”

  王玥停止了翻译,痛哭起来,“我不代表任何人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有同事在上面。”下午3点多,新闻发布会快要结束时,马航高层管理委员会委员王明财回答问题后也失声痛哭起来,他曾多次被家属泼水、投矿泉水瓶。

  “我们有14位同事、朋友在飞机上,我们也很难过,希望大家理解。”王明财说。

  也有家属对这种过激行为表示反对,“他们只是代表马航,也不想出现这样的情况,都是无辜的。”

  丽都饭店一楼餐厅盆栽绿植围墙外,摄像机和高举的照相机对准了吃饭的家属们。但等不到答案的家属不愿面对媒体。

  13日,一位花白头发的男子正对记者坐着,他始终低着头,闪光灯不停地闪光,最终他站起身,换到了背对记者的位置。

  家属最后向马航提出要用给家属发证来隔离媒体。“我们不想被利用,不想被娱乐。”一位穿黑衬衫被其他家属称作“乔大哥”的高个男子用麦克风对在场的家属说。

  “我们要识别下哪些不是家属。”他提醒家属那些背着双肩大书包的更可能是记者。

  一名河北保定的家属试探地询问河北定州的一名家属关于拨通亲属电话的事情,却被误以为是记者。河北定州的家属站起身来,跳过去,一拳打在对方左侧额头。

  长久地等待和焦虑也令敌意在家属间滋生。昨日,马航消息通报会进行到了提问阶段,家属坐席里突然一阵骚动,两名家属隔着一排椅子动起手来,缘由是一名女家属的手机铃声太大,前排的另一名家属听不清提问,争吵起来。

  家属们拉开打架的人们。看到这一场面,马航负责人以现场混乱为由离开,一名男子冲到发布会台前,举起正在播放幻灯片的投影仪,以砸毁投影仪阻拦离开,很多拉架的家属又跑过来劝阻。

  丽都饭店的宴会厅,总有家属会抱头痛哭,此时会有别的家属走过去,轻轻地拍拍哭泣者的肩膀:“没事的,他们会没事的。”

  家属们组建了一个有375个人的微信群,名字是“MH370家属祈福群”,每隔几分钟就会蹦出几条信息。他们把直播发布会录下来,传给不在现场的家属们;他们分享着好或坏的消息,以及各种失联事件的分析帖子。

  “要冷静、坚强。”家属们见面时常用这句线日开始,每次马航发布会上,只要有家属提问,现场总会有家属“嘘”一声,提醒大家保持安静。为了让提问更有效率,12日,家属们在群里商讨着,把问题集中给一个人。

  每天晚上,经过一天漫长的等待后,回到宾馆的家属们,在群里相互安慰着。昨天,一位女家属说她10日晚上梦见老公:“他说在悉尼,还很自信说没事。”

  “那就是没事,他们都会没事的。”家属们纷纷安慰着。就这样,直到凌晨一两点,群里的信息渐渐稀疏。

  相关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