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逃离北上广深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作者: admin 分类: 幽默笑话 发布时间: 2020-02-14 16:05

  编者按:去年,财记君推送过一篇文章《我卖了北京的房子移居大理后......》,作者宽宽在逃离北上广深热潮的推动下,兴冲冲地卖掉了北京的房子,用卖掉房子的首付定金就在边陲小城大理买了一套能看到苍山洱海的大房子,超大的露台,白天能感受充足的阳光,夜晚能躺着看星星,作者还计划用卖房子余下的钱给孩子存一笔教育金,给自己存点儿养老金,以为从此就断了后顾之忧,终于不用再每天忙碌加班马不停蹄了,每日主要日程无非是散步、发呆、逛吃、养生、会友,以及游览青山绿水,总之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与赚钱无关。久而久之,却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淡然以对时间的荒原,作者悲哀地发现,自由舒适的日子过久了,与繁忙焦躁的日子过久了,结果是一样的,都是厌倦。且前者会让人的焦虑感越来越强烈,因为无论职业如何,地位如何,手中可支配的金钱数量如何,每个人心底,都潜藏着一种害怕被时代抛弃,害怕在日出月落中就跌出自己的阶层、悄无声息变成穷人的恐惧。逃离北上广深简单,可后面的故事你知道么?今天的文章,同样是三段真实经历,逃离北上广深的他或她,后来怎么样了?

  熟悉乡音裹挟之下,黄任有些微醺,他站在泛着白光的马路边,对面曾经鏖战过的网吧,早已化作街心公园。

  朋友圈上依旧是北京的花开花谢,他离别北京那一条,早已淹没在信息洪流之中。

  他用多条语音描述迁离北京后的最直观感受:孤独,一种被甩出朋友圈的孤独感。

  孤独者何止他一人。在北上广诸多高压政策之下,陆续有中产离别都市,回家乡的省会城市发展。

  大城市像抽水机般,聚拢着人才和财富。逃离了北上广的竞争,也就同样舍弃了北上广的机遇。

  在北京工作8年的IT工程师,满怀自信回到家乡省会,那里一直在打造“南中关村”概念,几年来房价借此翻了数倍。

  最后,一家做点歌系统的小公司给了他职位,开出薪水试用期每月3500元,转正后5000元。

  有人从广州回湖南老家做房地产策划,发现以前拼的是文案,回去拼的全是酒桌功夫。

  有人从北京回四川做电视摄像,发现婆媳争斗和小三掐架才是收视率保证,事业理念是一种奢侈品。

  当然温暖的亮色也有,比如离年迈的父母更近,物价水平相对较低,房价不再高不可攀。

  知乎网友们分享着在江南生活的体验:在南京,你可以花20块买张3D的电影票,30块听一场德云社的相声,虽然没有郭德纲。

  在杭州,你会惊讶过没有红绿灯的马路时,公交车和私家车会主动在斑马线前停下来。

  在扬州,有人每早十点不急不慌去富春茶社吃富春包子;在南京,人们为一口正宗柴火馄饨六点起来排队??

  她和我说,她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家里每个角落都是阳光”,整个人都会慢慢松懈。

  新家楼下就是国际幼儿园。搬家的几个月前,她还租住在北京魏公村破旧小两居里,没有户口,愁上千万的学区房。

  迁居南京的知乎网友,在咖啡厅用苹果电脑,时常被人调侃:“哇,苹果电脑啊,好有钱啊??装逼利器。”

  性格热情的东北兄弟,每当不小心热情过头,都会被苏州同事问:“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目的?”

  有人直言质问她“你是不是想当领导?”现任领导在一旁打圆场,事后却没有采用她精心准备的方案,而是自己敷衍一份提交。

  她后来发现,本地同事大都家境殷实,上个普通学校也能顺利在本地上班,只想安稳过好小日子,对外来精英,则总带着隐隐的嫉妒和敌意。

  每当他们聚在一起说着吴侬软语,形成封闭的小天地时,她只能假装淡定,自动屏蔽。

  在海南面朝大海,在大理春暖花开,在泉州惠州偏安一隅,只为孩子一句“原来大口呼吸是这种感觉”,品味鸡汤中的慢节奏。

  有人卖掉北京房子,在大理买了一套能看到苍山洱海的大房子。新房有大露台,以及能躺着看星空的阳光房。

  有人从上海第一次来到南方海滨城市,路上只有几个行人过马路,潮湿的海风,温暖的天气,从未有过的慢节奏让人瞬间慵懒下来。

  慵懒到什么程度呢?她在知乎上描述:在海边看人捞了1个小时鱼,一排人跟她一样看了1小时。机场候机,看飞机起飞和降落,一堆人跟她一起看了1小时??

  回归小城的“新媒体作家”,终日淹没在亲朋的麻将声和琐碎八卦讨论声中,想象中的小城灵感从未到来,反倒一个字都憋不出。

  小城街巷内,男女们讨论的话题不过是,哪里小龙虾好吃,昨晚打麻将又输了几百块。

  有人到小城创业,宁愿把钱交给国家也不愿意交打点费,结果顶着比人高一倍的税,被邻人笑话。

  有人在小地方的大巴上抗议超载,司机来了句:不愿意就下车。他扬言发微博,结果车上哄笑一团??

  在大城市时,你曾向往小地方浓浓的人情味儿。但当你真的到了小地方,出门买包烟都能碰到三五个熟人时,却总在他们的眼神里看到礼貌和疏离。

  我的朋友,在雾霾中愤然离京,远赴海南。她的小孩,终于可以在沙滩上纵情奔跑。

  然而,当学校随意取消孩子课程,她满心焦虑电话询问时,老师却轻描淡写说,一直都这样,不用管。

  眼前的椰林树影、碧海银沙突然就失去魅力,她又陷入痛苦抉择:是不是应该再逃回去?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